數日之前,一內地滲港的女子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撕毀香港中文大學內的港獨宣傳海報﹐瞬間就被傳媒和憤怒的本地學生團團圍住。該女子發覺在民主鬥士的圍攻下難以脫身後就開始耍無賴﹐嚎啕大叫「我聽不懂廣東話」「你們侵犯了我的肖像權」「你們把整面牆都貼滿了」等荒唐無稽的話語 ﹐把赤匪的無賴嘴臉展露得淋離盡致。

該女子對著記者與憤怒的眾人振振有詞:「如果你在討論民主,你可以貼上去,我也可以撕下來。」聽到這裡,我驚訝得瞠目結舌!原來,支那豚竟然將「我能讓你閉嘴」理解成所謂的民主,按照這個邏輯,中國內地互聯網社區的無處不「禁評」怪象難道也是一種民主?該女子的荒唐言論,無疑是對民主一詞的踐踏。我一向認為,真正的民主,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每個人都能夠發聲,舉國上下,百家爭鳴,萬眾齊鳴,可以不鳴,也可以亂鳴。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每個公民在社會上的話語權及狹義的影響力應是平等的,體現在一人一票公投(共同決策)⋯⋯我也一向認為,民主離不開憲政,離開了憲政的民主是偽民主,是走上歧途的民主。

顯然,即便該女子要發表異議,也應另起爐灶,而不是擺出一副無賴嘴臉拆別人的台。還有一點不得不說,非常遺憾,該女子不是香港公民,根本無權對香港的未來指手畫腳。該女子之後的口述中也提到,她來自中國內地的北方地區。我一向很敵視北方,不是敵視北方人,而是敵視北方社會散發出的官僚臭味,作為淪陷區裡的淪陷區,北方在歷史上曾是紅色毒瘤的孳生地,在現在則是赤匪坐穩紅色江山的巢穴。話說回來,該女子既不是香港居民,也不可能是高官親眷,港人治港,互不妨礙,香港的事務,與她何干?旅港讀書,帶去一身小粉紅的臭毛病,裝腔作勢,譁眾取寵,真是令人所不齒!

事實上,採訪該女子的記者後來也發表了跟我一樣的觀點:「如果你不認同這些,可以貼一些反對的內容上去」理虧的女子被民主的皮鞭抽得啞口無言,只好胡編亂造一些滑天下之大稽的藉口,迴避有關發聲方式的問題。在我看來,該女子彷彿就是一個小丑,這場鬧劇也終將載入史冊,成為後人茶餘飯後的笑柄。

與光明磊落的港獨運動學生形成鮮明對比,該女子後來竟說:「採訪的時候可以不要出現我的英文名嗎,怕被他們找到」咦?撕海報的時候無法無天,被曝光在鏡頭下的時候怎麼成了猥瑣懦弱的縮頭龜!「做賊心虛」的成語故事,又可以有新版本了!

之後的幾天,牆上出現了一些充斥著低俗表情包和簡化字的紙張,由此可以推斷是中國內地學生張貼的。紙張上宣稱:「對不起,我們拒絕被代表」哇!支那豚的自信心在忘我地膨脹!港人治港,命運自主,需要把內地人代表起來幹什麼嗎?這些可憐的內地學生,在年復一年的奴化教育中丟掉了頭腦,竟妄想佢會被香港人代表起來,代行子虛烏有的話語權,狂妄自大的內地學生,看清自己吧。

「拒絕沈淪,唯有獨立!」香港人的生存空間近年來正被不斷地蠶食,中共當局也正妄圖演變香港以奴役香港居民,攫取政治利益。抗爭吧,香港人,洗滌你自由的靈魂!

這些天,有一則荒誕的通知出現在各專業的通知群裡:

「本月為學風建設月,明天起將進行課程檢查,本次檢查人員為大二的預備黨員以及大一的入黨積極分子,檢查人員會在教學樓路口針對遲到或早退的同學進行檢查登記,請大家務必注意早課不要遲到或早退。另外檢查人員名單上傳群共享,請大家查看,並提前到位。@@全體成員」

稍有常識的人都可以看出,所謂「學風建設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明面上建設學風,實則是學院裡的黨組織招搖過市。近十餘年,隨著大學生思想的自由化、去紅色化,這些把戲越來越為學生所不齒,高校裡的黨組織也漸漸陷入了自娛自樂的怪圈。因此,學院裡的中共組織的那幫人「垂死病中驚坐起」,在苟延殘喘之中炸出來刷刷存在感,就一點都不奇怪了。

現在我們已經清楚了,所謂「學風建設月」的始作俑者是中共組織。那麼就會有人洗地:雖然這只是一次黨組織的自娛自樂,但是他們對整治學風也起了作用啊!事實上,學生沒有那麼笨,黨員其實也不聰明。真正要翹課的人,會在「教學樓路口」成為待宰羔羊嗎?真正的管理者,會採用下三濫的「堵路」手段嗎?不得不說,土匪就是土匪,哪怕是九十多年的洗白,中共的骨子裡還是那套土匪思維、土匪作風、土匪手段。我甚至瞭解到,遲到學生竟然會被強迫照相,且照片會被公佈於眾!寫到這裡,我真是恨得咬牙切齒,滾你媽的赤匪,恣意妄為,踐踏人權,文明逆流!所謂的「學風建設月」折騰一遭,終究還是損害尋常學生的利益!

今天,所謂「學風建設月」的第一天,我就在上早課的路上於一處拐角碰到了兩個賊眉鼠眼,鬼鬼祟祟的女黨員(或是入黨積極份子)。與憐憫共青團員不同,我一點也不同情這些人。年紀小時被騙去加入所謂的少先隊、共青團可以說是無知的代價,但是大學生已經是成年人了,如果仍沒有正確的認知,進而被蠱惑加入中共組織,那麼就絲毫不值得同情,古語有云:「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在民智開啟的大潮流下,審時度勢,某些所謂的入黨積極份子,為什麼要當這個過街老鼠呢?

近幾年,群黨關係已經嚴重惡化,各類衝突在全國各地數見不鮮。反觀我校黨組織,不僅不檢討自身,甚至還火上澆油,進一步欺壓群眾,激化群黨矛盾,簡直是自取滅亡。

中國內地的大學,皆是有中共的傀儡組織——共青團的。類似於中共的家長式政治,團委的觸手也是長(ㄔㄤˊ)得怪異。儘管他們將自己定義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青年政治團體」,但團委卻接管了學院裡的幾乎一切周邊事務,哪怕是沒有身陷泥淖的正常學生,也被迫要與這個組織打交道。共青團能逾越權力邊際,恣意妄為,真是令人吃驚。

最近,這個傀儡組織又爬出來作威作福了。

19日,校團委在其WeChat公眾號上發佈了《「彩虹晨跑」季,我們的大晨跑時代來啦!》,頓時引得學生罵聲一片。這則通知中提到,他們是為了響應一個名曰「三走」的團中央號召而組織晨跑活動的。令人質疑的是,難道因為加強學生體育鍛鍊具有天生的政治正確,就可以把來自共青團體系內部的「號召」,強行推廣給包括潔身自好之輩在內的所有的學生嗎?更放肆的是,團委還把晨跑與體育課成績掛鉤,企圖綁架無辜學生,甚至提出不少苛刻又荒謬的要求,動輒以體育成績不及格相逼⋯⋯團委能管教務,何不讓人憤懣!

我前些天拿到團委下發的《共青團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信息工程委員會學生課外活動記錄冊》時,就覺得受到了難以言說凌辱。我分明不是團員,卻要持有這骯髒的小冊子,真擔心這本寫我名字、貼我照片卻帶有「共青團」字樣的小冊子讓我身敗名裂!我越想越懼怕,慌忙用記號筆塗去了小冊子封面上的「共青團」等字樣。

值得一提的是,體育老師嚴軍鋒在課上數次告知我們,臭名昭著的「彩虹晨跑」和體育組的老師們沒有任何關係,是團委逾越邊際插手教務。每每聽到這番話,我心裡都會產生深深的共鳴。這番話流露出來的是一種對體制的無奈,對團委瀆職的不滿。不說體育老師個人的綿薄之力,哪怕是整個體育組,也拗不過無法無天的團委!

共青團的組織,應是規規矩矩,按照其章程,以「政治團體」的形式存在的。他們的權力不可逾越邊際,更不可勾結行政部門,干擾正常的校園秩序。

一年一度的中考又臨近了,按照慣例,體育項目會提前三個月開考,而其中的游泳考試則更早。三年前的這個時候,我以一隻初三狗的身分,在杭州第四中學(吳山校區)考點考出了三十分的滿分。事實上,只要不是缺胳膊少腿,大多數人經過訓練都可以輕鬆地拿到滿分。

體育中考的地位其實是相當尷尬的。三十分,說多也不多,說少也不少,雖然它僅佔中考總分的約5.3%,但在當前文化課考試選拔性不夠突出的背景下,體育的三十分成了新的廝殺戰場。體育中考臨近時,不少學校在放學後都會組織體育中考項目的集訓,儘管對於長期缺乏體育運動的學生來說,臨時抱佛腳的投入產出比並不高,但這恰恰折射出了在僵化的體制內,學校、學生和家長的一種投機心理。

體育中考其實是具有歧視色彩的。眾所周知,由於出生缺陷、後天殘疾或疾病的影響,並非每一個人都可以進行劇烈的體育活動,教育局針對這種情況,出臺了臭名昭著的「二十一分政策」,即因身體障礙不能參加體育中考全部或部分門類的學生,按門類申報後,申報門類免考並獲得七分。可以看出,如果全部門類都申報免考的話,加起來的總分僅有二十一分,絕對低於全市體育中考的平均分。難道殘疾成了「中考減分項目」?如果說我在三年前發表的《論中考加分》可以尖銳地概括為中考加分是體制內既得利益群體的人血蛋糕的話,那麼「二十一分政策」就是比不計其數的加分條件更令人咬牙切齒的殘疾人歧視,是對人權的踐踏,體育中考改革勢在必行。

今明兩天,我們學校是體育中考的考場,體育館、操場和其他部分區域都實行了封閉管理,著實給在校學生帶來了不便。政府拿著財政收入,投資建設了各個城區這麼多的公共體育活動中心,為什麼體育中考不在這些場館進行呢?

註:本文為民國105年2月23日的本屆高三第六次語文月考中我所寫的作文,按原文錄入,未作刪改。轉載請注意版權。作文題目大意是:就近年來真人秀類節目熱播的現象,有人認為這種節目低俗,對觀眾有負面影響;有的人則不以為然。談談你的觀點。

社會階層的分化與發展造就了不同的審美品味,文藝作品的創作也運用了多元化的模式來迎合不同群體的文化生活需要。

在這個過程中,處於強勢的階層往往會利用其影響力為文藝作品貼標籤,甚至是帶有歧視性的標籤。舉個例子,如今南方地區經濟發達,影響力大,而南方人又恰好因為方言、地理、氣候等原因與東北人隔閡大,於是就常有南方人指出「趙家班」二人轉是低俗的藝術形式,只有東北「土鱉」才喜歡,一些濃郁東北味兒的小品節目應該「滾出春晚」。

這實際上是一種審美品味的綁架。孔子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眾口難調」這種狀態絕不應出現歧視或剝奪他人選擇權的現象。

在我看來,低俗與高雅僅有一線之隔,低俗也絕不等同於「負面影響」,強行為這兩者畫等號是不恰當的。所謂「負面影響」,還不就是這種「低俗」藝術作品的蔓延與滲透?周恩來六十年代就在文藝座談會上表示過「文藝作品存留應以人民群眾喜聞樂見與否為標準」的態度。現在對娛樂節目的收緊的目的是顯而易見的,無非是一種對外來文化的警惕,對西方價值觀的警惕。

真人秀類節目從國外傳入並迅速佔領了市場,恰好說明它是受廣大民眾待見的,就算你政府再怎麼管控,群眾都不會改去唱紅歌、演樣板戲。時代在變遷,文藝節目需要高度市場化,政府的手伸得過長,只會適得其反。

作文題中的「有人」真有趣,不僅將真人秀類節目一概地打為「低俗」,還憂國憂民,惟恐天下大亂,江山不保。這個「有人」,不正是一個擬人化的左派縮影嗎?

所以,我的觀點是中立的。我推崇電視節目市場的自由發展,把選擇權交給觀眾。這樣的話,不管是電視臺還是贊助商,積極性都會有很大提高,也利於文化產業的創新。

[查看全文]

爭議頗大的快播案前些天在北京海澱法院開庭審理,王欣等快播公司高管出庭受審,庭審過程在網上全程直播。而在抽空看完這場唇槍舌戰後,我感到十分震驚與憤怒。

快播案之所以能在互聯網上激起千層浪,必然有其特殊性。我看過不少刑事庭審,大部分是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的,檢方通常有邏輯嚴明的證據鏈證明嫌疑人有罪。而在快播案中,公訴人在法庭辯論時明顯處於劣勢,加之辯護人堅決的無罪辯護,法庭氣氛緊張而尷尬。

檢方在庭審中返覆強調,快播公司明知其產品被用戶用於傳播淫穢視頻卻放任不管,導致大量淫穢視頻在互聯網上傳播,並舉證稱在快播公司的伺服器中發現了兩萬餘段存貯的淫穢視頻。

數位被告的辯護人則一致認為,快播只是一個影音播放器,不具備傳播屬性,因其具有優越的點播功能,被少數色情網站的站長用以傳播淫穢視頻,檢方發現的色情視頻,僅僅是快播的技術中為了提昇用戶體驗而自動緩存在伺服器上的文件。快播不僅沒有提供色情內容,還一直在與網監合作努力屏蔽不良內容,不存在所謂「放任」。

庭審進行了兩天卻仍未結案,控辯雙方激烈的辯論令網友高呼精采。可以看出,法院直播庭審,是有意試探民意。

稍有常識的人都能看出,快播「涉黃」完全是無中生有的事情。快播只是一個P2P工具,本身不會產生信息,而工具是沒有罪的,工具的製造者無法完全控制使用者的行為,就好比有人用菜刀殺了人,而菜刀是無罪的,罪責只在於使用它的人。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庭審中,公訴人一直糾結於從快播公司的伺服器中提取的兩萬餘段淫穢視頻,並僅據此一口咬定快播公司主動傳播了淫穢視頻。而對信息技術稍懂一些的人都知道,緩存文件是臨時性的,淫穢視頻的源頭是某些色情網站,而這些視頻通過快播的P2P技術會被自動暫存在快播的伺服器中,快播公司不知道用戶會點播什麼內容,也就不知道伺服器中會緩存什麼內容。

至此,快播點播的原理已經很明晰了。淫穢視頻的發佈者是某些色情網站,接受者是看淫穢視頻的網民,快播在其中不過是一種類似於仲介的角色,而且這個「仲介」是純技術、全自動的,不可能主動給用戶提供淫穢視頻。研發技術並不可恥,技術是中性的,不應被強加罪責。

換一種角度看,快播也是色情內容的受害者。色情內容的氾濫導致快播被貼上「AV專用播放器」的標籤,聲名敗壞。因此,快播也建設了一套審查系统,努力反制色情網站,避免其產品傳播不良內容。牛文舉是該審查系统的主要負責人,據他所說,快播通過人工審查,屏蔽了四千多個色情網站,受到了深圳網監部門的嘉獎。事實上,完全阻斷色情內容傳播在業內是公認的難題,快播已經是盡力而為了。

代表公權力的檢方人員,在案件所涉領域理應是專業、權威的,不能以門外漢的姿態想當然地斷章取義、強詞奪理。而在這起案件中,檢方對快播這類P2P軟件的原理缺乏基本認識,對「傳播」的定義曖昧,舉出一些經不起推敲的所謂「證據」,最終被辯護人逼入理屈詞窮之境。

馬克思主義認為,整體與局部相互區別而又相互聯繫,局部不能脫離整體。而在本案中,檢方返覆強調伺服器上發現的淫穢視頻,而伺服器幫助用戶緩存視頻是快播技術的大架構的局部,僅憑藉局部的現象認定快播這個整體在主動「傳播」淫穢色情內容是荒謬可笑的,這就是犯了脫離整體看局部的穿鑿附會的錯誤。

考驗中國司法公正性的時刻到了,在此我呼籲:擁護法制,立足事實,快播無罪,釋放涉案在押人員!

2015年12月25日上午第四節課,授課職工賈繼華因看不慣我吃泡椒鳳爪,而罔顧我的人格尊嚴,當眾粗暴地搶奪我手中的泡椒鳳爪(有友牌,100克包裝,6元,購於學校小賣部)和课桌上的勁涼冰紅茶(雀巢牌,600毫升包裝,3元,購於學校小賣部)並扔出窗外。我認為,賈繼華已經逾越了道德與法律的底線,對我造成了精神與財產的雙重損失。賈繼華,女,河北省人,語文教師,長期供職於杭州綠城育華學校。

這件事的惱人之處在於,賈繼華姿態高傲,目中無人,肆意踐踏我的財產權利。眾所周知,學校不允許學生在課堂上飲食,但是學校允許教師暴力搶奪學生財物嗎?顯然,學校沒有這方面的規定。高下立判,學校裡根本就不存在什麼章法,存在的只有踐踏人權,破壞法制的愚政!教師可以無法無天,而學生只能卑躬屈膝,好一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普世價值的「自由」,指的是在不侵擾他人的情況下,個體应该具有充分的自由。事發時,教室裡的同學都在管自己寫作文,老師也在講臺上做自己的事,而我則坐在最後一排,幾乎不發出聲響地吃泡椒鳳爪,損害不了任何人的利益。「法無禁止皆可為」,校規不是法,校規尚鎮得了唯唯諾諾的大多數,但是校規能唬得住我嗎?我作為有強烈權利意識和堅定普世價值信仰的新公民,你賈繼華對我有任何非分之為我都會堅決與你鬥爭到底!

我們國家尚且是一個有法制的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七十五條規定,公民的合法財產受法律保護,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侵佔、哄搶、破壞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凍結、沒收。雖然說法到用時方恨少,但給賈繼華的暴行定性已是足夠用的了。

我在前些日子裡的一篇文章中就說過:「如果老師的觀念不合時,就會產生一種放大效應,放大給一個班、一個學校、一座城市、一個國家的少年。」賈繼華,鑑於你的滔天惡行,你不僅需要當眾向我道歉,還要向全班同學道歉。你在迫害我時擺出的封建奴隸主姿態,是對其他學生價值觀的嚴重誤導。你這種害人不倦的老頑固,是要被歷史的車輪碾轧的。

註:本文為民國104年11月15日的本屆高三上半學期期中考試(第三次語文月考)中我所寫的作文,按原文錄入,未作刪改。轉載請注意版權。

在剛剛過去的「雙十一」購物節裡,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又刷新了不少人類社會有史以來的紀錄。雖然在這一過程中暴露出了一些問題,卻鮮有人反思。光鮮的九百多億銷售額背後,究竟存在多少盲目的過度消費?

自三十多年前改革開放以來,老百姓們最直觀的感受是「錢包鼓起來了」,連年增長的經濟數據也印證了這一點。在這三十多年間,人們的消費習慣正悄然發生著變化。金錢不再單純地用以維持基本的生活,而是更多地投入到享受型消費中去。

我注意到,「雙十一」購物節中瘋狂「買買買」的主角通常是女性,而購買的商品則大多是服裝、化妝品一類的。從經濟社會發展的角度看,這本無可厚非,但這些商品真的是必須的嗎?

我們生活的地球,資源是有限的。工業革命後,冶金、紡織、化工等各行各業獲得了史無前例的飛速發展,但人們對環境的保護意識還很缺乏。尤其是在中國,為了追求經濟上的利益,不惜以破壞環境為代價,肆意汙染河流、土地以及空氣,造成了華北大範圍霧霾等數不勝數的惡果。

到底是誰,在支撐著這種產業鏈?高一政治課學過:生產決定消費,消費反作用於生產。所以,這裡面既有想發財的生產者的作用,又有鋪張浪費、盲目喜新厭舊的消費者的作用。

錢包鼓了,精神卻還是貧瘠!環保意識卻還是貧瘠!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衣服穿幾次就塵封了,食物吃兩口就倒掉了,手機用了一年半載,就喜新厭舊地換成最新、最時髦的了。

可悲!

勤儉節約歷來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在艱苦時期如此,在富裕的今天更應如此。

節儉並不是不消費,而是按需消費,合理消費。人類不能再無限制地攫取自然賜予我們的資源了!

再回過頭看看九百多億的「雙十一」戰績,我一點都樂觀不起來。說馬雲助長了當代中國人生活奢靡腐化的風氣一點都不為過。我們的確該反思了:地球給了我們什麼,我們又是怎麼對待她的?

時代在進步,我們的消費觀更應與時俱進。從「能買東西」到「會買東西」,是每個人都應經歷的蛻變。

[查看全文]

在中國的互聯網,活躍著這樣一類人。他們國內出事祈福,國外出事祈福,哪兒出事祈哪兒福。他們並不寥若晨星,他們就在我們身邊。誰的空間動態、微信朋友圈裡沒有這類人?

法國巴黎當地時間週五晚發生了數起嚴重的恐怖襲擊事件,造成了上百人死亡,其中還包括中國公民。我是今天上午看到新聞的,隨後,不出意外地,我的QQ空間動態裡出現了不少偽善的「祈福黨」。之所以說他們偽善,是因為他們對於此事的反應居然只是虛無縹緲的祈福,居然選擇性地忽略深層、本質的東西,居然沒有產生一種大難臨頭的危機感。作為一個生活在多民族文化碰撞交融的國度的人,不清醒地認識到潛在的威脅並團結同胞來警惕與預防,是真善嗎?

加以橫向對比不難發现,中國的年輕人,越來越像老頭老太了。什麼是年輕人?年輕人難道不應是揭竿而起、敢怒敢言的人嗎?年輕人應該做什麼?難道不應向伊斯蘭邪教徒示威、與極端主義鬥爭嗎?我早在兩年多前的一篇文章中就揭露了這個事實:中國的年輕人已經沒有魄力了。

走所謂和平發展道路決不等於沉默,不等於冷眼旁觀,更不等於姑息養奸。可是,年輕人,你們除了祈福,還會什麼?你們不覺得你們幼稚嗎?一些熱衷於助長這種可悲風氣的互聯網公司甚至把「祈福」搬到了自己的網站、APP裡,做成像模像樣的插件,供人點蠟燭!如果這不荒唐,全世界就沒有更荒唐的事了!

大規模的刷屏祈福其實有從眾心理在作祟,這裡面存在一個道德綁架與被道德綁架的關係。要重現這一奇觀其實很容易,首先,我們需要一個「始作俑者」,多愁善感又滿腹經綸的網紅最好,讓他先帶頭祈個福,並採用一些奇妙的心理招數(或者叫道德綁架的慣用伎倆),然後就可以看猴戲了。所以,中國人並不是不團結,而是團結的閾值太低,又缺少獨立的思想,稍稍煽動就能亂成一個大醬缸了。

下面才是我真正想對有思想、有氣節與擔當的年輕人說的話:不要自認為卑微而不敢發聲,國際反恐怖主義運動不是政客的運動,不是軍警的運動,它需要地球上每一個人的堅定立場與艱苦卓絕的對抗。讓我們聯合起來,為了民族的命運,同一小撮暴徒鬥爭!鬥爭!鬥爭!消滅他們!

近期,三大運營商均推出了「流量不清零」方案。以筆者的中國聯通4G套餐為例,主套餐中當月未用盡流量會自動「結轉」至下月,下月將優先使用這部分流量,若這部分流量到下月底仍未用盡,則將被清空。說白了,就是主套餐中的流量的有效期相較以往長了一個月,換言之,就是每個月除可使用當月主套餐流量配額外,還可使用上月的結餘流量(如果有),且優先使用。

隨著近年來移動互聯網的興起,網民對流量的需求也越來越旺盛。筆者依稀記得,當年每個月30兆的流量就多得用不完了,足以向朋友炫耀一番;用手機掛QQ是無比奢侈的事,手持Nokia N Series手機更是身分的象徵。曾幾何時,忽如一夜春風,智能手機如革命般地席捲了大江南北,進入了尋常百姓的口袋。移動互聯網的普及促進了互聯網的整體普及。

互聯網門檻的降低直接導致了網民的整體智商降低,他們開始對運營商提出一些荒謬的要求,諸如不限制上網流量(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移動確實曾發售無限流量套餐,但這是在八到九年前無線互聯網接入市場遇冷的大環境下發售的產品,且很快就銷聲匿跡了),稍實際一些,大抵就是近來呼聲越来越高的流量月底不清零了罷。

在某些科學素養極低的屁民的眼中,運營商的資源似乎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他們把無線互聯網接入與固定寬帶類比,然後糾結為什麼同一個運營商的網路,換種接入方式就要按流量計費,糾結為什麼流量還會過期,最後想不通了,就上昇到政治高度,企圖憑藉這類「不平等條約」將自己包裝成受害者,胡亂捏造所謂「中國特色」,肆意批判我們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和政府,傷害了民族感情,破壞了社會和諧。

無線互聯網接入的計費方式是由其物理特性決定的,無線接入遠沒有固定接入穩定,不可能像固定寬帶一樣按帶寬計費。為保證資源利用的公平性,運營商必須對用戶強烈的上網慾望进行約束:人人按需使用,人人纔有網用。試想,如果沒了經濟支出的無形約束,在高峰時段,基地臺過載,你還有網用嗎?相對應的,中國移動等運營商也推出了夜間閒時流量包來平衡基地臺的負載,以確保資源充分利用。總而言之,流量限制是運營商優化資源配置的工具,也是移動通信用戶「隨時想上網,隨時有網上」的制度保障。

人天性自私,倘若再加上一些愚昧,就會搞出「流量不清零」的荒唐鬧劇。運營商也不傻,想出個「結轉流量」方案,明面上當月流量月底不再清零,能讓屁民高潮上好久,實際上仍沿襲了原先通行的規則。流量一個月過期或是兩個月過期,不論對運營商營收還是對基地臺負載,波動都是很小的。

「流量月底不清零」雖然看似只是一場鬧劇,但其中也折射出了我國通信行業中目前存在的一些體制弊病。若是中國有真正的平等、自由的市場競爭機制,很多問題就不復存在了。

寫於十一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