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發表新文章了,上一篇還是今年 4 月的,且帶有濃厚的異議色彩,會不會有人以為我遭到當局迫害了呢?其實我一切平安啦,沒發新文章是因為懶,因為這個由我全新設計的 CMS 系統爛尾了,還沒有加入後臺管理,所以發佈新文章只能直接往資料庫裡 INSERT,懶惰的我就一直沒有更新部落格。

現在已經是八月下旬了,距離開學只有一個月不到的辰光了。根據學校有關安排,大二學生須在 9 月 15 日到校報到,緊接著,9 月 16 日至 9 月 23 日將要接受長達一個星期的軍訓。在這個威權國家活到現在,我參加過三次軍訓,現在即將迎來第四次。絲毫沒有疑問,軍訓是當局控制學生思想和培養學生奴性的重要切入點,在紅色陰霾籠罩下的中國內地,沒有一所高校的學生可以倖免。查閱歷史資料可以得知,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一度轟動全球華人社群,被認為是中國民主轉型窗口的學生民主運動遭中共當局暴力鎮壓而流產後,北京的一些高校臨危受命,開展了長達一年的軍訓。這還不足以說明軍訓濃重的政治色彩嗎?

回首品味暑假已逝去了的四分之三,我主要就幹了三件小事。一是未用 new 運算符而創建了對象,二是膚淺瞭解了 Apple 推出不久的 Swift 程序設計語言,為今後的 iOS 開發學習奠定了基礎,三是通過外賣配送之勞動及一些微小的生意(佔總收入 10% 左右),賺取了計劃用以購買將於下月發佈的新一代 iPhone 的資金。如果說還有一點成就的話,就是去了諸暨、上海等地視察,當然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就是前面所列的三點。很慚愧,只做了一點微小的工作。

通過對上學期期末考試成績的回顧性分析,我隱隱約約感覺到我或許能夠獲得二等獎學金。僅從成績來看,我的 GPA 排在本年級本專業的第 36 名(總計 376 名學生),穩穩處於二等獎學金的檔次。然而,評定獎學金參照的是另一套標準,學習成績僅是權重項目而已,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胡亂的加減分,某些加減分的權力掌握在利益集團的特權階級手裡,相當一部分特權掌控者是所謂的共青團員甚至黨員,這彷彿是這個人治社會的縮影。當今社會,人治大於法治,官僚不懼法理,世風日下,道德淪喪,我身在無盡的黑暗中,永世不見光明!因此,我能不能拿獎學金,能拿多少獎學金,還是要看某些騎在學生頭上作威作福的土皇帝的臉色!

談到學習成績,就不得不說前幾日剛出來的 CET-6 成績。遺憾的是,我僅取得了 382 分。其中,聽力 130 分,閱讀 137 分, 寫作和翻譯 115 分,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掛了。不過,一想到還有一群在 CET-4 的苦海中掙扎的同學,我就釋懷了。掛了並沒有什麼恐怖,大不了 12 月再戰。

上學期接近尾聲的時候,計算機類專業分流的大幕拉開了。經過包含對前程的合理推演在內的深思熟慮和聽取專家學者的建議後,我選擇了更加正統的「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並被分到了 16092313 班(俗稱計算機科學與技術 3 班)。「計算機科學與技術」是最傳統的計算機相關專業,既不像「軟件工程」那樣缺乏對計算機系統的深入瞭解,又不像「網絡工程」那樣要跨過較高門檻才能真正成材,也不像「物聯網工程」那樣偏門、雜糅、看不到出路。我愛「計算機科學與技術」,我相信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查看了一下 2017 學年的校曆,發覺明年暑假可能沒有今年的這麼長了(當然,今年的暑假也沒有去年高考完後的四個月那麼長),最後的 20 天得加倍珍惜了。就醬,開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