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日之前,一內地滲港的女子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撕毀香港中文大學內的港獨宣傳海報﹐瞬間就被傳媒和憤怒的本地學生團團圍住。該女子發覺在民主鬥士的圍攻下難以脫身後就開始耍無賴﹐嚎啕大叫「我聽不懂廣東話」「你們侵犯了我的肖像權」「你們把整面牆都貼滿了」等荒唐無稽的話語 ﹐把赤匪的無賴嘴臉展露得淋離盡致。

該女子對著記者與憤怒的眾人振振有詞:「如果你在討論民主,你可以貼上去,我也可以撕下來。」聽到這裡,我驚訝得瞠目結舌!原來,支那豚竟然將「我能讓你閉嘴」理解成所謂的民主,按照這個邏輯,中國內地互聯網社區的無處不「禁評」怪象難道也是一種民主?該女子的荒唐言論,無疑是對民主一詞的踐踏。我一向認為,真正的民主,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每個人都能夠發聲,舉國上下,百家爭鳴,萬眾齊鳴,可以不鳴,也可以亂鳴。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每個公民在社會上的話語權及狹義的影響力應是平等的,體現在一人一票公投(共同決策)⋯⋯我也一向認為,民主離不開憲政,離開了憲政的民主是偽民主,是走上歧途的民主。

顯然,即便該女子要發表異議,也應另起爐灶,而不是擺出一副無賴嘴臉拆別人的台。還有一點不得不說,非常遺憾,該女子不是香港公民,根本無權對香港的未來指手畫腳。該女子之後的口述中也提到,她來自中國內地的北方地區。我一向很敵視北方,不是敵視北方人,而是敵視北方社會散發出的官僚臭味,作為淪陷區裡的淪陷區,北方在歷史上曾是紅色毒瘤的孳生地,在現在則是赤匪坐穩紅色江山的巢穴。話說回來,該女子既不是香港居民,也不可能是高官親眷,港人治港,互不妨礙,香港的事務,與她何干?旅港讀書,帶去一身小粉紅的臭毛病,裝腔作勢,譁眾取寵,真是令人所不齒!

事實上,採訪該女子的記者後來也發表了跟我一樣的觀點:「如果你不認同這些,可以貼一些反對的內容上去」理虧的女子被民主的皮鞭抽得啞口無言,只好胡編亂造一些滑天下之大稽的藉口,迴避有關發聲方式的問題。在我看來,該女子彷彿就是一個小丑,這場鬧劇也終將載入史冊,成為後人茶餘飯後的笑柄。

與光明磊落的港獨運動學生形成鮮明對比,該女子後來竟說:「採訪的時候可以不要出現我的英文名嗎,怕被他們找到」咦?撕海報的時候無法無天,被曝光在鏡頭下的時候怎麼成了猥瑣懦弱的縮頭龜!「做賊心虛」的成語故事,又可以有新版本了!

之後的幾天,牆上出現了一些充斥著低俗表情包和簡化字的紙張,由此可以推斷是中國內地學生張貼的。紙張上宣稱:「對不起,我們拒絕被代表」哇!支那豚的自信心在忘我地膨脹!港人治港,命運自主,需要把內地人代表起來幹什麼嗎?這些可憐的內地學生,在年復一年的奴化教育中丟掉了頭腦,竟妄想佢會被香港人代表起來,代行子虛烏有的話語權,狂妄自大的內地學生,看清自己吧。

「拒絕沈淪,唯有獨立!」香港人的生存空間近年來正被不斷地蠶食,中共當局也正妄圖演變香港以奴役香港居民,攫取政治利益。抗爭吧,香港人,洗滌你自由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