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我都幹了些什麼

春節我都幹了些什麼?

原定清晨十點半起床,結果快到十二點才迷迷糊糊換上新衣裳走出房間。往年的過冬衣裳,我通常選擇傳統的那種厚重的羽絨服,穿在身上肥肥鼓鼓的,看起來不太精神。而今年,我選購了一件越南產的 Timberland 「休閒外套」,穿著十分舒適,保暖又不顯肥大,對得起它十一位二進制數的價格。這身花了大價錢購得的新衣裳,對於我這種貧困人口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花銷。

中午在堂姊家吃完早飯,父親突然提議帶我去練習車技。在一名二十年駕齡和一名十年駕齡的老司機的指導下,我駕馭著一輛奧迪 A6L ,駛上了 G25 長深高速公路。對比我前些日子蹂躪過的鈴木 Jimny 輕型越野車不難發現, A6L 的油門行程更長,轉向更加輕巧,渦輪增壓發動機的動力更加強勁,加之其它優秀的設計, A6L 的操縱體驗更順暢。連高速行駛時也微乎其微的引擎聲,甚至讓人感知不到速度的存在。 Jimny 作為一款越野車型,在 A6L 面前,僅勝在視野更加寬闊與通過性更佳上。有趣的是,在返程的時候,剛過收費站就遇到了公安檢查。某些人,考取駕照許多年了都沒有被查過駕駛證,而我,僅僅在可以合法上路的十天後就被要求出示駕駛證與行駛證接受檢查,不知是不是警察叔叔特別眷顧我?

傍晚,我攜著父親給予我表弟、表妹的壓歲錢( 500 元 × 2 )去外祖母家吃飯。到了那兒,舅媽熱情地款待了我,又是給我旺仔又是為我夾菜。儘管我憎惡「夾菜文化」,但又不好意思拒絕。反正一年才難得與這些親戚見幾次面,就任由他們以他們獨特的(或是說不開化的)方式「為了我好」一下罷。此外,與西方人類似,我作為一個直率的「不客氣」的人,在這些深受迥異文化影響的親戚面前,每一種拒絕的姿態都頻頻被當作客氣,真是欲泣無聲。

晚上,我與以堂姊為中心 Node 的六個人前去「中影環幕國際影城」觀看周星馳編劇的 3D 電影《西遊伏妖篇》,全片劇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詼諧風趣但不低俗的對話風格貫穿始終。遺憾的是,由於觀影群眾眾多,姊姊只買到了第一排座位的票,經過長達兩個小時的觀影,我的脖子都快要斷了。

我春節都幹了些什麼?

5 Replies to “春節我都幹了些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