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述我的轉專業歷程

先講重點:我已順利轉入「計算機類」專業,並已愉快地上了三週課。

自去年暑期高校錄取結果公佈以來,我一直都處在陰影當中。僅因一分之差,我與「計算機類」(大類招生)專業失之交臂。失魂落魄之時,我鐵了心地下了轉專業的決心。因為,我是有追求的人,豈是隨波逐流、胸無大志的凡庸之輩?

去年的夏秋之交,我攜著顧慮邁入了曾滿懷期待的大學校園。迎新晚會上,薛安克校長提到了轉專業的問題。他的大致意思是,為了人才不被放錯地方,學校的轉專業非常寬鬆。

人是要有獨立思考、分析與判斷能力的。稍有常識的人都會拋出疑問:寬鬆等於輕鬆嗎?事實上,我很早就料到,這一學期轉入「計算機類」專業的門檻不會太低。因為,2016 級「計算機類」投檔分數線奇好,大量有意向進入「計算機類」專業學習的人,被調劑到了其他專業,這部分人(包括我)的轉專業需求將是高於尋常學生的,是我潛在的鬥爭對象。

按照慣例,學校會在期末考試成績全面公佈後計算申請轉入某專業的所有學生的平均學分績點(GPA)並排名,淘汰掉超出某專業錄取人數(擬錄取人數加上成功轉出的人數)的學生。這意味著,一旦某專業有學生蜂擁轉入,鬥爭將會異常激烈。

同我預料的一致,這一學期轉入「計算機類」專業的門檻不太低。本次轉專業中,有多達 36 人申請轉入「計算機類」專業,而該專業擬錄取人數僅 29 人。

人們常說「興趣是最好的老師」,而於我來講,最好的老師是動機。為了讓興趣成為老師,我才萌生了轉專業的動機。這動機驅使我發憤學習,哪怕是我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微積分與英語。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對於掛科的擔憂深深籠罩著我。隨著期末考試的臨近,我逐漸焦慮了起來。

該來的總會來,期末考試還是來了。轉專業關乎我的前途與命運,這場考試是只許成功而不准失敗的。我懷著必勝的信念,邁著鏗鏘的步伐,決鬥了一門又一門的考試。等待成績出爐的那些日子裡,我躁動不安,夜不能寐,反覆刷新教務系統的成績查詢頁面。每當新出一門課的成績之時,我都會嚴謹認真地計算一遍我當前的 GPA ,分析轉專業成功的概率。最終,我的 GPA 定格在了 3.67 。

光計算自己的 GPA 是沒有意義的。要與鬥爭對象們一決高低,就必須打入敵人內部,計算他們的 GPA 。我通過一系列不可描述的手段,獲取到了絕大部分鬥爭對象的期末成績數據,並使用了特地製作的程式來計算他們的 GPA 。我假設成績未知的鬥爭對象們的 GPA 為 5.0 ,再將所有鬥爭對象按照 GPA 排名,最終欣喜地發現,我排在中上游的位置,看起來轉專業是沒有問題了。

儘管根據我私下統計的數據,我已經能夠穩穩當當地被「計算機類」專業錄取了,但我卻有不可描述的不確定因素纏身。經過了一個月的忐忑等待,在臨近寒假尾聲的時候,教務處終於在學校官網上公佈了《信息工程學院 2016 – 2017 學年第一學期轉專業名單公示》,我的名字赫然在列!我懸了一個學期的心,終於落地了。

在中國深受封建教育制度遺毒影響的教育現狀下,絕大多數學生在高考前的很長一段時間中都沒能培養起某一項專長或對某一領域的強烈興趣,許多人都是在選擇專業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生涯規畫仍是一張白紙。這些人常常盲從包括但不限於親屬和教育工作者的他人的專業選擇建議,甚至不自量力地盲求所謂高薪酬專業⋯⋯這樣的亂象下,有多少人才/會被放錯地方?有多少人擠佔了本不適合他們的專業?

現在,我進入新專業學習已三個星期了。憑藉七年 Coding 打下的基礎,我在新專業的學習中可謂輕車熟路。我不僅自己學,還幫助其他零基礎轉專業的學生,為他們答疑解惑,營造了一個和諧互助的氛圍。上個星期三,新專業輔導員楊超(女,畢業於海南大學計算機相關專業)約談了我,同我交流了近期的學習生活狀況。原來,我還是有人關心的,我的心中不由地湧動起了一股暖流。

喜訊:我已順利通過英語四級考試

2 月 22 日上午 9 時,2016 年 12 月大學英語四級考試(CET-4)的成績在我昏睡中悄然公佈。甦醒後,我即刻通過多條渠道以我的准考證號與姓名查詢考試成績。我的聽力得分為 176 分,閱讀得分為 182 分,寫作翻譯得分為 163 分,本次考試總分為 521 分,超越及格線 96 分。

據悉,我們寢室除我以外的其他同學均未達到及格線,總分最低者僅取得 284 分,故通過率僅為 20% 。而我取得如此優異的成績也是意料之外的。

英語四級通過後,我便具備了報考大學英語六級考試(CET-6)的資格,而未通過者則將陷入重考的羈絆。

我已取得駕照,並已安全駕駛近200km

這是一篇遲來的文章。早在 1 月 18 日,我就通過了最後一門安全文明駕駛常識的考試,並於當天領取了駕照。

眾所周知,我早在去年就通過了路考,但礙於課業負擔,我一直沒有時間去參加安全文明駕駛常識考試。學校放假後,我才有了整片的時間可以安排。原本,我是去河坊街考點預約考試的,但誰知河坊街考點機位少、考生多,考試場次已經預約到了將近一個月之後!為了儘早參加考試,儘早取得駕照,我聽從工作人員的建議,於次日( 1 月 17 日 )前往遠在下沙七格的荒涼的考點再次嘗試預約考試。

下沙考點的荒涼果然名不虛傳!我成功預約上了次日( 1 月 18 日 )的考試。考試前,我十分緊張,反覆在一個名為「駕考寶典」的 APP 上刷題。可誰知題目刷多了,反而更加緊張了。因為,每次模擬測試我都在及格線邊緣徘徊,甚至掛了幾次,真是膽戰心驚!

「人吶就都不知道,自己不可以預料。」 1 月 18 日清晨,我孤身一人乘坐 B1 路快速公交前往考場參加考試。令我欣喜若狂的是,我不僅通過了考試,還是以 98 分的優異成績通過的!我一個在及格線上徘徊的渣渣,怎麼在正式考試的時候,就獲得了 98 分的高分?所以說啊,「一個人的命運,當然要靠自我奮鬥,但是也要考慮歷史的進程。」

在一樓的辦證大廳繳納了 10 元的駕駛證工本費之後,就開始了漫長的等待。每當一疊全新的駕駛證出爐,工作人員就會來到等候區叫名字,叫到名字的人要在一個小房間裡接受長達半個小時的安全駕駛教育並完成宣誓才能領取駕照。我等待了一輪又一輪,卻始終沒有聽到我的名字。就在我即將惱羞成怒的時候,「潘岸平」三個字畫破蒼穹,如雷貫耳,將我從冰冷的座椅上震起來!我急忙高聲回答:「到!」引得眾人投來豔羨的目光。

拿到駕照後的我,做夢也想著摸一摸方向盤。 1 月 24 日,我駕車往返海寧購買新衣, 1 月 26 日,我駕車在高速上體驗極速的快樂⋯⋯不得不說自動變速箱真是一個偉大的發明。雖然拿著 C1 駕照,但恐怕我這輩子都不會再願意去駕駛手動擋汽車了。

向前走就不可能回頭望

過了今夜,高中時代就將成為「那些年」。一場高考,將我的2016年橫斷為兩截。如果可以回到高考前,我會帶去高考答案

團委的權力豈能無邊無際

中國內地的大學,皆是有中共的傀儡組織——共青團的。類似於中共的家長式政治,團委的觸手也是長(ㄔㄤˊ)得怪異。儘管他們將自己定義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青年政治團體」,但團委卻接管了學院裡的幾乎一切周邊事務,哪怕是沒有身陷泥淖的正常學生,也被迫要與這個組織打交道。共青團能逾越權力邊際,恣意妄為,真是令人吃驚。

最近,這個傀儡組織又爬出來作威作福了。

19日,校團委在其WeChat公眾號上發佈了《「彩虹晨跑」季,我們的大晨跑時代來啦!》,頓時引得學生罵聲一片。這則通知中提到,他們是為了響應一個名曰「三走」的團中央號召而組織晨跑活動的。令人質疑的是,難道因為加強學生體育鍛鍊具有天生的政治正確,就可以把來自共青團體系內部的「號召」,強行推廣給包括潔身自好之輩在內的所有的學生嗎?更放肆的是,團委還把晨跑與體育課成績掛鉤,企圖綁架無辜學生,甚至提出不少苛刻又荒謬的要求,動輒以體育成績不及格相逼⋯⋯團委能管教務,何不讓人憤懣!

我前些天拿到團委下發的《共青團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信息工程委員會學生課外活動記錄冊》時,就覺得受到了難以言說凌辱。我分明不是團員,卻要持有這骯髒的小冊子,真擔心這本寫我名字、貼我照片卻帶有「共青團」字樣的小冊子讓我身敗名裂!我越想越懼怕,慌忙用記號筆塗去了小冊子封面上的「共青團」等字樣。

值得一提的是,體育老師嚴軍鋒在課上數次告知我們,臭名昭著的「彩虹晨跑」和體育組的老師們沒有任何關係,是團委逾越邊際插手教務。每每聽到這番話,我心裡都會產生深深的共鳴。這番話流露出來的是一種對體制的無奈,對團委瀆職的不滿。不說體育老師個人的綿薄之力,哪怕是整個體育組,也拗不過無法無天的團委!

共青團的組織,應是規規矩矩,按照其章程,以「政治團體」的形式存在的。他們的權力不可逾越邊際,更不可勾結行政部門,干擾正常的校園秩序。

MacBook購入半月簡評

上月19日,我於上城區平海路100號的西湖Apple Store購買了一台深空灰色的MacBook(Retina,12-inch,256GB,Early 2016),因為購買時出示了《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信息工程學院錄取通知書》,我不僅獲得了360元的購機優惠,還獲贈了一副官方售價為2288元的Beats Solo2藍牙無線耳機(灰色),相當於獲得了總共2648元的優惠。令人欣喜的是,我將耳機以原價轉售給我母親後,我母親又將其作為「進入大學的禮物」贈送給了我。計算機與贈送的Beats Solo2藍牙無線耳機使用至今已半個月,現簡單地評價一下它們。

首先要說明的是,我是一個已十餘年不玩遊戲的人,並且對遊戲界毫不關心,我購買Mac的惟一主要目的是學習iOS與OS X等Apple軟件生態平臺的應用程式開發。在此種使用強度下,該計算機的性能基本可以勝任。通過我用C語言編寫的一個簡單的CPU單核性能測試工具測試後發現,此計算機的單核運算性能與2013年款MacBook Pro相當(稍遜約25%)。硬盤IO方面,該機採用的是MLC顆粒的SSD,基於對Apple選定的供應商的信任,目測其在讀寫壽命與速率方面不會差。目前SSD已在便攜式計算機中普及,從傳統的機械硬盤到SSD是質的改變,即便是讀寫速率最低的TLC閃存,也遠快於傳統的機械硬盤。該款MacBook取消了大量的側邊接口,僅保留了一個充電與傳輸數據用的USB Type-C接口與一個3.5mm音頻線接口。儘管我們知道,Type-C取代Type-A是大勢所趨,但當前形勢下,這樣的設計無疑過於激進了,畢竟Type-C的普及仍須假以時日。然而倘若沒有Apple的示範作用,誰來改變民用計算機市場的格局呢?

MacBook預裝Apple研發的OS X作業系統,OS X是經認證的Unix作業系統,歷史悠久,也比Microsoft Windows穩定得多。但是中國是Microsoft操作作業產品主導的市場,在這樣的大環境下,許多公司推出的軟體只有Windows版,而毫無OS X版,因此,許多人購買Mac後便暴殄天物地改裝了Windows作業系統。然而,Mac在硬件方面大都是針對OS X開發的,以鍵盤為例,Mac與一些設計運行Windows作業系統的計算機是有微小差別的,作為一個強迫症患者,以Command鍵代Windows鍵是十分彆扭的;再以觸控式軌跡版為例,離開了OS X,Multi-Touch手勢與力度感應基本就成了雞肋。試問,用Mac運行Windows作業系統有何好處?或許對於那類人來講,Mac無非是裝潮的工具罷了,這是在我國的教育體制下,公民的價值觀出現嚴重扭曲的惡果。Mac的較高售價,顯然包括了OS X系統的研發成本,Mac名義上是計算機,卻相當於包含了OS X的正版授權,購買Mac卻安裝Windows是匪夷所思的行為。我的在公安機關扣押了一年半的戴爾便攜式計算機,預計很快就可以歸還予我了,將來我可以在兩臺設備上分別使用OS X與Windows,這才是解決軟件兼容性問題的在根本上正確的方式。

Beats的耳機產品,一直飽受「中看不中用」的詬病。前些年Apple收購了Beats公司的部份股權後,有意使其耳機產品成為Apple產品線的附屬,如已連續多年在暑期舉辦贈送耳機的教育優惠活動。作為一個強迫症患者,線纜難以整理、容易打結的有線耳機曾令我懊惱無比。現在擺脫了音頻線纜的束縛,我甚至重拾了聆聽音樂的習慣,至於耳機在音質方面的表現,除了Hi-Fi愛好者,大抵只能籠統地感受個大概吧。

九月三日。

送外賣有感

零售、餐飲行業提供外送服務歷來都有,而隨著近些年互聯網叫餐平臺的興起,眾包物流正乘勢蓬勃發展。與傳統的專職配送模式不同,如今的達達、蜂鳥眾包(餓了麼)、美團眾包等眾包配送平臺均提供了專供配送員使用的接單APP,允許社會人員自願地全職或兼職地接單、取貨、配送。上述的三大眾包物流巨頭,雖然配送費、要求的服務標準和軟件的操作有所差異,但基本原理是相同的:都是通過互聯網來廣播加盟商家的配送需求,再由願意接活者搶單。藉由這類平臺,我得以體驗社會底層的外賣員的工作。

為了勝任這份工作,我起初準備了一輛24吋的自行車,但幹了沒幾天我就發現,不僅我常會出現體力不支的狀況,自行車在高強度使用下還會隔三差五地罷工,需要反覆修理。因此,我在電動車市場購買了一輛莫拉克牌的電動車。

要在相同的時間內完成儘可能多的訂單的配送,掌握好取餐與送餐節奏是很重要的。電動車的運力通常過剩,一單一單地跑是愚蠢的行為,但同時接多單又要顧及順路與否的問題。所以,如果不假思索地瘋狂接單,極大可能會事倍功半。我通常的做法是,在一個配送距離較遠、配送費較高的的「基礎單」上,疊加數個配送距離較近、配送費較低的「順路單」,這樣電動車的運力才得以被充分利用。

中國社會,是一個狗咬狗的社會。進入了這個階層,我看到了許多平時看不到的現象,感受到了許多平時感受不到的恥辱。原來,對業主恭恭敬敬的保安,對待送餐人員是這樣的粗暴;原來,對顧客笑臉相迎的商戶,對待送餐人員是如此的無禮……原來,最辛苦的人,恰是最不被理解和體諒的。古有晏子使楚走狗洞,今有外賣送餐上貨梯,真是奇恥大辱!而我雖心有苦衷,卻只能曲意逢迎,原來,這就是社會底層的真實處境!

不謀報酬之厚,不憚工作之艱辛,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學開車啦

要儘早成為老司機,儘早學習開車是很重要的。我便趁著這個最自由的暑假,於杭州黃龍駕校報名後,進入了學車程序,準備考取准駕車型為C1的駕照。

根據有關規定,取得駕照前須依次通過科目一至科目四的四場考試,其中科目一與科目四為理論內容,科目二與科目三為實戰內容。我目前正在學習科目一的內容。

由於某種體制慣性,學車過程中常須在交警部門履行非常繁雜的手續,記得報名那天後我手裡就多了厚厚一疊資料,如各種憑證等。報名當天同時進行的還有體檢,體檢項目包括視力、色覺、身高、體重、聽力等,其中視力與聽力的檢查方式十分先進:視力的檢查採用了一種光學儀器,可改變光線的發散度而製造出識別標識的遠處虛像,使受試者僅通過雙眼觀察鏡筒內標識符號的虛像的方式就能完成視力檢查;聽力檢查則要求受試者戴上耳機,在聽見「嗶——」聲後迅速按下桌面上的按鈕,並在聲音消失後迅速鬆開按鈕。

受限於死板僵硬的駕考體制,學員從初學到領取駕照的過程繁瑣而耗時,缺乏必要的彈性;駕考培訓機構黑幕重重,勾結利益,不乏有悖公序良俗的潛規則。有關改革的實施已箭在弦上,勢在必行。

謝幕

今天是高考的最後一日,考的是自選模塊。故於我來講,大抵昨日下午的英語考完後,便可稱為解放了罷。

幾個小時前,剛印製完的最新《浙江考試》期刊從內部流出,其刊載了本次高考的所有科目試題及答案。經過比對,我預估我的高考成績為:574(總分一)、525(總分二)、375(總分三)。總分一至三被分別用於第一至三批次的投檔,其中第二批次包括了已被合併的曾經的第三批本科,而現在於第三批次錄取的則為專科院校。

顯然,我的總分一不可能達到一批本科投檔的省控線。也正是因為先前料到這點,我才抱著「重在參與」的心態體驗了一下今天上午的自選模塊考試,畢竟高考報名費不能白交。

噫吁嚱,危乎痛哉!數學難,難於上青天!理綜苦,苦於下滄海!數學之難,難在不按套路出題;理綜之苦,苦在生物一念之差。

如果說數學是我命中注定的壁壘,那麼理綜尚是可以逾越的詛咒。然而,命運與我開了個大大的玩笑:由於審題欠謹和精神萎靡,理綜的生物部分功敗垂成。經分析,生物部分因大意而造成的失分,直接把我的生物成績拖回了一年前的水平(折算)。

眼睛一合一睜,再回首恍然如夢。

Continue reading “謝幕”

準備上車

高考終於逼到了眼前。回首那些攻堅剋難的日子,竟有些即將迎來曙光的愉悅。明天就該上車了,送那黎明前最黑最黑的黑暗最後一程!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