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委的權力豈能無邊無際

中國內地的大學,皆是有中共的傀儡組織——共青團的。類似於中共的家長式政治,團委的觸手也是長(ㄔㄤˊ)得怪異。儘管他們將自己定義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青年政治團體」,但團委卻接管了學院裡的幾乎一切周邊事務,哪怕是沒有身陷泥淖的正常學生,也被迫要與這個組織打交道。共青團能逾越權力邊際,恣意妄為,真是令人吃驚。

最近,這個傀儡組織又爬出來作威作福了。

19日,校團委在其WeChat公眾號上發佈了《「彩虹晨跑」季,我們的大晨跑時代來啦!》,頓時引得學生罵聲一片。這則通知中提到,他們是為了響應一個名曰「三走」的團中央號召而組織晨跑活動的。令人質疑的是,難道因為加強學生體育鍛鍊具有天生的政治正確,就可以把來自共青團體系內部的「號召」,強行推廣給包括潔身自好之輩在內的所有的學生嗎?更放肆的是,團委還把晨跑與體育課成績掛鉤,企圖綁架無辜學生,甚至提出不少苛刻又荒謬的要求,動輒以體育成績不及格相逼⋯⋯團委能管教務,何不讓人憤懣!

我前些天拿到團委下發的《共青團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信息工程委員會學生課外活動記錄冊》時,就覺得受到了難以言說凌辱。我分明不是團員,卻要持有這骯髒的小冊子,真擔心這本寫我名字、貼我照片卻帶有「共青團」字樣的小冊子讓我身敗名裂!我越想越懼怕,慌忙用記號筆塗去了小冊子封面上的「共青團」等字樣。

值得一提的是,體育老師嚴軍鋒在課上數次告知我們,臭名昭著的「彩虹晨跑」和體育組的老師們沒有任何關係,是團委逾越邊際插手教務。每每聽到這番話,我心裡都會產生深深的共鳴。這番話流露出來的是一種對體制的無奈,對團委瀆職的不滿。不說體育老師個人的綿薄之力,哪怕是整個體育組,也拗不過無法無天的團委!

共青團的組織,應是規規矩矩,按照其章程,以「政治團體」的形式存在的。他們的權力不可逾越邊際,更不可勾結行政部門,干擾正常的校園秩序。

又是一年體育中考時

一年一度的中考又臨近了,按照慣例,體育項目會提前三個月開考,而其中的游泳考試則更早。三年前的這個時候,我以一隻初三狗的身分,在杭州第四中學(吳山校區)考點考出了三十分的滿分。事實上,只要不是缺胳膊少腿,大多數人經過訓練都可以輕鬆地拿到滿分。

體育中考的地位其實是相當尷尬的。三十分,說多也不多,說少也不少,雖然它僅佔中考總分的約5.3%,但在當前文化課考試選拔性不夠突出的背景下,體育的三十分成了新的廝殺戰場。體育中考臨近時,不少學校在放學後都會組織體育中考項目的集訓,儘管對於長期缺乏體育運動的學生來說,臨時抱佛腳的投入產出比並不高,但這恰恰折射出了在僵化的體制內,學校、學生和家長的一種投機心理。

體育中考其實是具有歧視色彩的。眾所周知,由於出生缺陷、後天殘疾或疾病的影響,並非每一個人都可以進行劇烈的體育活動,教育局針對這種情況,出臺了臭名昭著的「二十一分政策」,即因身體障礙不能參加體育中考全部或部分門類的學生,按門類申報後,申報門類免考並獲得七分。可以看出,如果全部門類都申報免考的話,加起來的總分僅有二十一分,絕對低於全市體育中考的平均分。難道殘疾成了「中考減分項目」?如果說我在三年前發表的《論中考加分》可以尖銳地概括為中考加分是體制內既得利益群體的人血蛋糕的話,那麼「二十一分政策」就是比不計其數的加分條件更令人咬牙切齒的殘疾人歧視,是對人權的踐踏,體育中考改革勢在必行。

今明兩天,我們學校是體育中考的考場,體育館、操場和其他部分區域都實行了封閉管理,著實給在校學生帶來了不便。政府拿著財政收入,投資建設了各個城區這麼多的公共體育活動中心,為什麼體育中考不在這些場館進行呢?

低俗與高雅

註:本文為民國105年2月23日的本屆高三第六次語文月考中我所寫的作文,按原文錄入,未作刪改。轉載請注意版權。作文題目大意是:就近年來真人秀類節目熱播的現象,有人認為這種節目低俗,對觀眾有負面影響;有的人則不以為然。談談你的觀點。

社會階層的分化與發展造就了不同的審美品味,文藝作品的創作也運用了多元化的模式來迎合不同群體的文化生活需要。

在這個過程中,處於強勢的階層往往會利用其影響力為文藝作品貼標籤,甚至是帶有歧視性的標籤。舉個例子,如今南方地區經濟發達,影響力大,而南方人又恰好因為方言、地理、氣候等原因與東北人隔閡大,於是就常有南方人指出「趙家班」二人轉是低俗的藝術形式,只有東北「土鱉」才喜歡,一些濃郁東北味兒的小品節目應該「滾出春晚」。

這實際上是一種審美品味的綁架。孔子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眾口難調」這種狀態絕不應出現歧視或剝奪他人選擇權的現象。

在我看來,低俗與高雅僅有一線之隔,低俗也絕不等同於「負面影響」,強行為這兩者畫等號是不恰當的。所謂「負面影響」,還不就是這種「低俗」藝術作品的蔓延與滲透?周恩來六十年代就在文藝座談會上表示過「文藝作品存留應以人民群眾喜聞樂見與否為標準」的態度。現在對娛樂節目的收緊的目的是顯而易見的,無非是一種對外來文化的警惕,對西方價值觀的警惕。

真人秀類節目從國外傳入並迅速佔領了市場,恰好說明它是受廣大民眾待見的,就算你政府再怎麼管控,群眾都不會改去唱紅歌、演樣板戲。時代在變遷,文藝節目需要高度市場化,政府的手伸得過長,只會適得其反。

作文題中的「有人」真有趣,不僅將真人秀類節目一概地打為「低俗」,還憂國憂民,惟恐天下大亂,江山不保。這個「有人」,不正是一個擬人化的左派縮影嗎?

所以,我的觀點是中立的。我推崇電視節目市場的自由發展,把選擇權交給觀眾。這樣的話,不管是電視臺還是贊助商,積極性都會有很大提高,也利於文化產業的創新。

Continue reading “低俗與高雅”

快播,何罪之有?

爭議頗大的快播案前些天在北京海澱法院開庭審理,王欣等快播公司高管出庭受審,庭審過程在網上全程直播。而在抽空看完這場唇槍舌戰後,我感到十分震驚與憤怒。

快播案之所以能在互聯網上激起千層浪,必然有其特殊性。我看過不少刑事庭審,大部分是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的,檢方通常有邏輯嚴明的證據鏈證明嫌疑人有罪。而在快播案中,公訴人在法庭辯論時明顯處於劣勢,加之辯護人堅決的無罪辯護,法庭氣氛緊張而尷尬。

檢方在庭審中返覆強調,快播公司明知其產品被用戶用於傳播淫穢視頻卻放任不管,導致大量淫穢視頻在互聯網上傳播,並舉證稱在快播公司的伺服器中發現了兩萬餘段存貯的淫穢視頻。

數位被告的辯護人則一致認為,快播只是一個影音播放器,不具備傳播屬性,因其具有優越的點播功能,被少數色情網站的站長用以傳播淫穢視頻,檢方發現的色情視頻,僅僅是快播的技術中為了提昇用戶體驗而自動緩存在伺服器上的文件。快播不僅沒有提供色情內容,還一直在與網監合作努力屏蔽不良內容,不存在所謂「放任」。

庭審進行了兩天卻仍未結案,控辯雙方激烈的辯論令網友高呼精采。可以看出,法院直播庭審,是有意試探民意。

稍有常識的人都能看出,快播「涉黃」完全是無中生有的事情。快播只是一個P2P工具,本身不會產生信息,而工具是沒有罪的,工具的製造者無法完全控制使用者的行為,就好比有人用菜刀殺了人,而菜刀是無罪的,罪責只在於使用它的人。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庭審中,公訴人一直糾結於從快播公司的伺服器中提取的兩萬餘段淫穢視頻,並僅據此一口咬定快播公司主動傳播了淫穢視頻。而對信息技術稍懂一些的人都知道,緩存文件是臨時性的,淫穢視頻的源頭是某些色情網站,而這些視頻通過快播的P2P技術會被自動暫存在快播的伺服器中,快播公司不知道用戶會點播什麼內容,也就不知道伺服器中會緩存什麼內容。

至此,快播點播的原理已經很明晰了。淫穢視頻的發佈者是某些色情網站,接受者是看淫穢視頻的網民,快播在其中不過是一種類似於仲介的角色,而且這個「仲介」是純技術、全自動的,不可能主動給用戶提供淫穢視頻。研發技術並不可恥,技術是中性的,不應被強加罪責。

換一種角度看,快播也是色情內容的受害者。色情內容的氾濫導致快播被貼上「AV專用播放器」的標籤,聲名敗壞。因此,快播也建設了一套審查系统,努力反制色情網站,避免其產品傳播不良內容。牛文舉是該審查系统的主要負責人,據他所說,快播通過人工審查,屏蔽了四千多個色情網站,受到了深圳網監部門的嘉獎。事實上,完全阻斷色情內容傳播在業內是公認的難題,快播已經是盡力而為了。

代表公權力的檢方人員,在案件所涉領域理應是專業、權威的,不能以門外漢的姿態想當然地斷章取義、強詞奪理。而在這起案件中,檢方對快播這類P2P軟件的原理缺乏基本認識,對「傳播」的定義曖昧,舉出一些經不起推敲的所謂「證據」,最終被辯護人逼入理屈詞窮之境。

馬克思主義認為,整體與局部相互區別而又相互聯繫,局部不能脫離整體。而在本案中,檢方返覆強調伺服器上發現的淫穢視頻,而伺服器幫助用戶緩存視頻是快播技術的大架構的局部,僅憑藉局部的現象認定快播這個整體在主動「傳播」淫穢色情內容是荒謬可笑的,這就是犯了脫離整體看局部的穿鑿附會的錯誤。

考驗中國司法公正性的時刻到了,在此我呼籲:擁護法制,立足事實,快播無罪,釋放涉案在押人員!

期中考作文:《「雙十一」背後的反思》

註:本文為民國104年11月15日的本屆高三上半學期期中考試(第三次語文月考)中我所寫的作文,按原文錄入,未作刪改。轉載請注意版權。

在剛剛過去的「雙十一」購物節裡,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又刷新了不少人類社會有史以來的紀錄。雖然在這一過程中暴露出了一些問題,卻鮮有人反思。光鮮的九百多億銷售額背後,究竟存在多少盲目的過度消費?

自三十多年前改革開放以來,老百姓們最直觀的感受是「錢包鼓起來了」,連年增長的經濟數據也印證了這一點。在這三十多年間,人們的消費習慣正悄然發生著變化。金錢不再單純地用以維持基本的生活,而是更多地投入到享受型消費中去。

我注意到,「雙十一」購物節中瘋狂「買買買」的主角通常是女性,而購買的商品則大多是服裝、化妝品一類的。從經濟社會發展的角度看,這本無可厚非,但這些商品真的是必須的嗎?

我們生活的地球,資源是有限的。工業革命後,冶金、紡織、化工等各行各業獲得了史無前例的飛速發展,但人們對環境的保護意識還很缺乏。尤其是在中國,為了追求經濟上的利益,不惜以破壞環境為代價,肆意汙染河流、土地以及空氣,造成了華北大範圍霧霾等數不勝數的惡果。

到底是誰,在支撐著這種產業鏈?高一政治課學過:生產決定消費,消費反作用於生產。所以,這裡面既有想發財的生產者的作用,又有鋪張浪費、盲目喜新厭舊的消費者的作用。

錢包鼓了,精神卻還是貧瘠!環保意識卻還是貧瘠!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衣服穿幾次就塵封了,食物吃兩口就倒掉了,手機用了一年半載,就喜新厭舊地換成最新、最時髦的了。

可悲!

勤儉節約歷來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在艱苦時期如此,在富裕的今天更應如此。

節儉並不是不消費,而是按需消費,合理消費。人類不能再無限制地攫取自然賜予我們的資源了!

再回過頭看看九百多億的「雙十一」戰績,我一點都樂觀不起來。說馬雲助長了當代中國人生活奢靡腐化的風氣一點都不為過。我們的確該反思了:地球給了我們什麼,我們又是怎麼對待她的?

時代在進步,我們的消費觀更應與時俱進。從「能買東西」到「會買東西」,是每個人都應經歷的蛻變。

Continue reading “期中考作文:《「雙十一」背後的反思》”

批鍵盤道德家「祈福風」

在中國的互聯網,活躍著這樣一類人。他們國內出事祈福,國外出事祈福,哪兒出事祈哪兒福。他們並不寥若晨星,他們就在我們身邊。誰的空間動態、微信朋友圈裡沒有這類人?

法國巴黎當地時間週五晚發生了數起嚴重的恐怖襲擊事件,造成了上百人死亡,其中還包括中國公民。我是今天上午看到新聞的,隨後,不出意外地,我的QQ空間動態裡出現了不少偽善的「祈福黨」。之所以說他們偽善,是因為他們對於此事的反應居然只是虛無縹緲的祈福,居然選擇性地忽略深層、本質的東西,居然沒有產生一種大難臨頭的危機感。作為一個生活在多民族文化碰撞交融的國度的人,不清醒地認識到潛在的威脅並團結同胞來警惕與預防,是真善嗎?

加以橫向對比不難發现,中國的年輕人,越來越像老頭老太了。什麼是年輕人?年輕人難道不應是揭竿而起、敢怒敢言的人嗎?年輕人應該做什麼?難道不應向伊斯蘭邪教徒示威、與極端主義鬥爭嗎?我早在兩年多前的一篇文章中就揭露了這個事實:中國的年輕人已經沒有魄力了。

走所謂和平發展道路決不等於沉默,不等於冷眼旁觀,更不等於姑息養奸。可是,年輕人,你們除了祈福,還會什麼?你們不覺得你們幼稚嗎?一些熱衷於助長這種可悲風氣的互聯網公司甚至把「祈福」搬到了自己的網站、APP裡,做成像模像樣的插件,供人點蠟燭!如果這不荒唐,全世界就沒有更荒唐的事了!

大規模的刷屏祈福其實有從眾心理在作祟,這裡面存在一個道德綁架與被道德綁架的關係。要重現這一奇觀其實很容易,首先,我們需要一個「始作俑者」,多愁善感又滿腹經綸的網紅最好,讓他先帶頭祈個福,並採用一些奇妙的心理招數(或者叫道德綁架的慣用伎倆),然後就可以看猴戲了。所以,中國人並不是不團結,而是團結的閾值太低,又缺少獨立的思想,稍稍煽動就能亂成一個大醬缸了。

下面才是我真正想對有思想、有氣節與擔當的年輕人說的話:不要自認為卑微而不敢發聲,國際反恐怖主義運動不是政客的運動,不是軍警的運動,它需要地球上每一個人的堅定立場與艱苦卓絕的對抗。讓我們聯合起來,為了民族的命運,同一小撮暴徒鬥爭!鬥爭!鬥爭!消滅他們!

流量不清零:一撮屁民的「勝利」

近期,三大運營商均推出了「流量不清零」方案。以筆者的中國聯通4G套餐為例,主套餐中當月未用盡流量會自動「結轉」至下月,下月將優先使用這部分流量,若這部分流量到下月底仍未用盡,則將被清空。說白了,就是主套餐中的流量的有效期相較以往長了一個月,換言之,就是每個月除可使用當月主套餐流量配額外,還可使用上月的結餘流量(如果有),且優先使用。

隨著近年來移動互聯網的興起,網民對流量的需求也越來越旺盛。筆者依稀記得,當年每個月30兆的流量就多得用不完了,足以向朋友炫耀一番;用手機掛QQ是無比奢侈的事,手持Nokia N Series手機更是身分的象徵。曾幾何時,忽如一夜春風,智能手機如革命般地席捲了大江南北,進入了尋常百姓的口袋。移動互聯網的普及促進了互聯網的整體普及。

互聯網門檻的降低直接導致了網民的整體智商降低,他們開始對運營商提出一些荒謬的要求,諸如不限制上網流量(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移動確實曾發售無限流量套餐,但這是在八到九年前無線互聯網接入市場遇冷的大環境下發售的產品,且很快就銷聲匿跡了),稍實際一些,大抵就是近來呼聲越来越高的流量月底不清零了罷。

在某些科學素養極低的屁民的眼中,運營商的資源似乎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他們把無線互聯網接入與固定寬帶類比,然後糾結為什麼同一個運營商的網路,換種接入方式就要按流量計費,糾結為什麼流量還會過期,最後想不通了,就上昇到政治高度,企圖憑藉這類「不平等條約」將自己包裝成受害者,胡亂捏造所謂「中國特色」,肆意批判我們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和政府,傷害了民族感情,破壞了社會和諧。

無線互聯網接入的計費方式是由其物理特性決定的,無線接入遠沒有固定接入穩定,不可能像固定寬帶一樣按帶寬計費。為保證資源利用的公平性,運營商必須對用戶強烈的上網慾望进行約束:人人按需使用,人人纔有網用。試想,如果沒了經濟支出的無形約束,在高峰時段,基地臺過載,你還有網用嗎?相對應的,中國移動等運營商也推出了夜間閒時流量包來平衡基地臺的負載,以確保資源充分利用。總而言之,流量限制是運營商優化資源配置的工具,也是移動通信用戶「隨時想上網,隨時有網上」的制度保障。

人天性自私,倘若再加上一些愚昧,就會搞出「流量不清零」的荒唐鬧劇。運營商也不傻,想出個「結轉流量」方案,明面上當月流量月底不再清零,能讓屁民高潮上好久,實際上仍沿襲了原先通行的規則。流量一個月過期或是兩個月過期,不論對運營商營收還是對基地臺負載,波動都是很小的。

「流量月底不清零」雖然看似只是一場鬧劇,但其中也折射出了我國通信行業中目前存在的一些體制弊病。若是中國有真正的平等、自由的市場競爭機制,很多問題就不復存在了。

寫於十一月二日。

九评中国移动4G网络

前言:
2013年以来,中国移动大推4G网络,而几乎完全放弃原先的3G网络,这看似令人啼笑皆非,而实际上这是中国移动的无奈之举。众所周知,中国移动的3G网络采用的是中国自主研发的TD-SCDMA(时分同步码分多址)制式,其优点是频谱利用率高,但其传输数据的性能却并不令人乐观。与中国联通3G网络采用的国际主流的WCDMA制式相比,移动败得简直是一塌糊涂。如今已进入4G时代,移动能否重新崛起呢?

Continue reading “九评中国移动4G网络”

再谈自由

什么是自由?我国法律规定,自由权是指公民在法律范围内有独立为行为而不受他人干涉,不受非法逮捕、拘禁,不被非法剥夺、限制自由及非法搜查身体的自由权利。仔细琢磨,会发现这些都是浮于表面的规定,法律丝毫没有讲关于内心的自由如何。我认为,内心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然而,当今我们被剥夺了我们思想上的自由,却在法律上只强调肉体的自由,试图将这两种自由混为一谈,可见用心之险恶。那些权限狗暗地里在限制我们所接受到的信息,暗地里想方设法操纵我们的思想,这实际上也是对我们思想上的自由的剥夺。类似地,他们操纵教育部门来给在校学生(主要是容易上当的中、小学生)进行Brainwashing,使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地被限制了思想上的自由却浑然不知,真是可怕至极!

话说回来,真正的自由是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去争取的。如果人人都真正站起来了,那么中华民族的真正伟大复兴就真正地实现了。

论自由

最后的一百天,时间过得如此之快,转瞬间便五月了,学校里随处可见为中考而忙碌学习的人们。他们要么背书,要么刷题,要么在老师办公室里排起批作业的长龙,好一幅热闹的景象。唯一不和谐的,是他们的脸。他们大多数面无表情,只是死死地盯着书本或是题集,眼睛失去了光芒,取而代之的是呆滞的神情。

我看到校园里的一幕幕很是痛心,他们都是平凡的孩子,为了追求自由与快乐而来到这世上的孩子,不必为了去一所好一点的高中而争得你死我活。一些人说:学习是快乐的。这我不反对,但我觉得,中考前这样的魔鬼式复习,大抵无人会感到快乐罢。追求知识的学习和追求分数的学习本质上就是不同的,给人带来的感受不同也很正常。大多数人觉得这样复习不快乐,而如此不快乐的事却有那么多人乐意做,这让我感到非常惊奇,他们难道就不能放松一下自己,给自己一点快乐吗?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也没有答案,因为这是完全违悖自然规律的,我很难想通。人天性就是向往快乐的,所以,这些人的“自虐”一定有另外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在左右他们。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它是谁创造的,又为何要左右我们的孩子的选择?

我又陷入了沉思。

许久,我焕然大悟。原来这股力量,就是人与生俱来的第二种力量:追求自由的力量!追求自由的力量,是我们自己创造的,为了追求自由,聪明的人类宁可牺牲自己的快乐,而追求自由的具体方式,在这些人眼里就是好好学习。这些人想:等他们学成大器,将来到社会上就能获得充足的自由,有了自由必定伴随着充足的快乐,他们的一生就圆满了。

事实上,这是个坑,天大的坑,甚至连无数前人死在里面的事实都阻挡不了这些“追求自由”的人跳进去的脚步。他们之所以一意孤行地往里跳,是因为我大天朝人民一出生就在源源不断地被灌输“读书是唯一出路”的思想,他们的思维变得狭隘,自己却意识不到——也不可能意识到。古人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说的就是只有局外人才能看清事物的本质,而不是像局内人一样被表象所迷惑。

快乐的基础是自由!追求自由的路有很多,但不是参加考试。参加考试只会将自己禁锢得更紧,而不会通向自由。要追求自由,唯一的方式是好好学习。听到这不免有人会问:你这不是前后矛盾吗?其实,毫无矛盾。我说的好好学习,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好学习,是为了追求科学与真理的好好学习,而非为了一个三位数的分数而好好学习。说实在的,分数就是跳进天坑的资本。天朝的坑,可不是谁都能跳的。

尹路说:“人人都是刘晓波,民主自由明天就能实现。”这个推理完全合乎国情,“明天”的中国也很诱人,但是这个题设实现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是人民不想要民主和自由吗?当然不是!因为人人都怕其他人不会与他们一道革命,也可能是因为怕被当权者置于死地,就没敢站出来。当代中国的人民,为何就没有了百年前的那种魄力?

人生的意义在于让自己快乐,而快乐的基础是拥有自由。当今社会,自由已成奢望,何来的快乐呢?

我错投胎于天朝,无法获得自由快乐的人生。

五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