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遠古時期,我曾為本站曾使用的複雜臃腫、響應遲鈍的 WordPress 增設過此功能,而今年四月上線公測的新版 CMS 並沒有此功能。昨日,我突然意識到了此功能的重要性,於是,經過數小時的連夜奮戰,闊別已久的新回覆郵件提醒回來了!

除此以外,我還對新版 CMS 進行了細微的調整與優化,使其更加人性化,更加友好。故我宣佈:經過近半年的公開測試,新版 CMS 已然趨於穩定,功能也逐漸完備,現在摘掉它 Public Beta 的帽子,正式更名為 HirundoCMS 1.0。Hirundo 在拉丁文中是「燕子」的意思,燕子的象徵意義是輕巧、敏捷,暗示了這是個輕量級、高併發、快響應的新一代先進 CMS!

今天猛地想起本站的網域即將過期了,大致還剩一個多月,遂登錄網域註冊商 GoDaddy 之網站行續費操作。忍受著無比緩慢的國際鏈路,一路拒絕推銷後,終於看到了續費價格。「什麼?竟然要 102 元多!」我發出了錢包被榨乾的哀嚎。按照尋常市場上「.com」網域的售價,102 元的續約價格顯然是我無法接受的。於是,我開始到處搜尋用於 GoDaddy 網域續約的促銷碼,結果促銷碼沒找到,倒是找到了鑽 GoDaddy 促銷政策的空子來薅羊毛的方法:使用印度盧比(INR)來支付。使用印度盧比(INR)的續約價格是 771 印度盧比(INR),按照目前(2017-08-28)匯率約合人民幣 74 元,比直接用人民幣續約便宜了近 30 元!興奮至極的我立即準備支付了。不料,選擇印度盧比(INR)後,只能使用 Visa、MasterCard 體系的信用卡或其他的一些試了沒用的途徑支付,我頓時又陷入了絕望。

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我決定放棄 GoDaddy,將域名轉入其他註冊商並續約。通常來講,各註冊商為了爭奪客戶資源,往往會給予相對低廉的轉入續約價格,吸引網域持有者光顧。那麼我跳入哪個坑好呢?畢竟有了當年「gaozhongsheng.xyz」被牆內某知名註冊商擅自非法 Hold 的前車之鑑,我不可能再邁入牆內註冊商半步。中國(特指 P.R.China)從來都不是一個法治國家,只要官老爺樂意,它可以讓任何一個網站(至少是在他霸佔的土地上)消失得無影無蹤。網站可以放在牆內,但網域絕不可以。我的網域除了經營 Web 業務(即本獨立博客),還支撐著一些其他的關鍵業務,一旦遭遇中共政府方面的陷害,後果將令人望而生畏。

通過對西歐、北美等自由世界的一些知名網域註冊商的綜合研判和分析,我決定讓我的網域落戶 HEXONET。註冊完 HEXONET 賬戶,我前往 GoDaddy 獲取網域轉移碼。弗曉得哪根筋搭牢,我決定再嘗試一次使用印度盧比(INR)續約網域。令人意外又欣喜,這次竟然出現了銀聯(UnionPay)線上支付的選項,可以順利以 711 印度盧比(INR)(約 74 人民幣)的價格續約了!如果不是價格門檻和支付障礙,我顯然更願意留在 GoDaddy 的懷抱。隨後,我順利將我的網域續約了一年,至 2018-10-21 到期。至於為何之前沒有看到銀聯(UnionPay)線上支付的選項,猜測是使用了行動版網頁的緣故。

本站目前所使用的網域註冊於西元 2012 年,彼時余僅年方十四,風華正茂,朝氣蓬勃,闢一淨土而誌青春,朝朝頻顧惜,夜夜不相忘。這個獨立博客承載了我太多的回憶,我會一直為它續命。

2017-08-31 更新:
很多人好像都沒看明白,可能是我寫作水平低下的緣故,在此自我批評一下。給個閱讀提示,我第二次在 GoDaddy 嘗試續約的時候成功了,我的域名還在 GoDaddy,並沒有轉出。

很久沒有發表新文章了,上一篇還是今年 4 月的,且帶有濃厚的異議色彩,會不會有人以為我遭到當局迫害了呢?其實我一切平安啦,沒發新文章是因為懶,因為這個由我全新設計的 CMS 系統爛尾了,還沒有加入後臺管理,所以發佈新文章只能直接往資料庫裡 INSERT,懶惰的我就一直沒有更新部落格。

現在已經是八月下旬了,距離開學只有一個月不到的辰光了。根據學校有關安排,大二學生須在 9 月 15 日到校報到,緊接著,9 月 16 日至 9 月 23 日將要接受長達一個星期的軍訓。在這個威權國家活到現在,我參加過三次軍訓,現在即將迎來第四次。絲毫沒有疑問,軍訓是當局控制學生思想和培養學生奴性的重要切入點,在紅色陰霾籠罩下的中國內地,沒有一所高校的學生可以倖免。查閱歷史資料可以得知,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一度轟動全球華人社群,被認為是中國民主轉型窗口的學生民主運動遭中共當局暴力鎮壓而流產後,北京的一些高校臨危受命,開展了長達一年的軍訓。這還不足以說明軍訓濃重的政治色彩嗎?

回首品味暑假已逝去了的四分之三,我主要就幹了三件小事。一是未用 new 運算符而創建了對象,二是膚淺瞭解了 Apple 推出不久的 Swift 程序設計語言,為今後的 iOS 開發學習奠定了基礎,三是通過外賣配送之勞動及一些微小的生意(佔總收入 10% 左右),賺取了計劃用以購買將於下月發佈的新一代 iPhone 的資金。如果說還有一點成就的話,就是去了諸暨、上海等地視察,當然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就是前面所列的三點。很慚愧,只做了一點微小的工作。

通過對上學期期末考試成績的回顧性分析,我隱隱約約感覺到我或許能夠獲得二等獎學金。僅從成績來看,我的 GPA 排在本年級本專業的第 36 名(總計 376 名學生),穩穩處於二等獎學金的檔次。然而,評定獎學金參照的是另一套標準,學習成績僅是權重項目而已,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胡亂的加減分,某些加減分的權力掌握在利益集團的特權階級手裡,相當一部分特權掌控者是所謂的共青團員甚至黨員,這彷彿是這個人治社會的縮影。當今社會,人治大於法治,官僚不懼法理,世風日下,道德淪喪,我身在無盡的黑暗中,永世不見光明!因此,我能不能拿獎學金,能拿多少獎學金,還是要看某些騎在學生頭上作威作福的土皇帝的臉色!

談到學習成績,就不得不說前幾日剛出來的 CET-6 成績。遺憾的是,我僅取得了 382 分。其中,聽力 130 分,閱讀 137 分, 寫作和翻譯 115 分,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掛了。不過,一想到還有一群在 CET-4 的苦海中掙扎的同學,我就釋懷了。掛了並沒有什麼恐怖,大不了 12 月再戰。

上學期接近尾聲的時候,計算機類專業分流的大幕拉開了。經過包含對前程的合理推演在內的深思熟慮和聽取專家學者的建議後,我選擇了更加正統的「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並被分到了 16092313 班(俗稱計算機科學與技術 3 班)。「計算機科學與技術」是最傳統的計算機相關專業,既不像「軟件工程」那樣缺乏對計算機系統的深入瞭解,又不像「網絡工程」那樣要跨過較高門檻才能真正成材,也不像「物聯網工程」那樣偏門、雜糅、看不到出路。我愛「計算機科學與技術」,我相信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查看了一下 2017 學年的校曆,發覺明年暑假可能沒有今年的這麼長了(當然,今年的暑假也沒有去年高考完後的四個月那麼長),最後的 20 天得加倍珍惜了。就醬,開學見!

昨天晚自習結束後,我驚聞今天清晨要去充場升「國旗」了。

中國內地的「國旗」,怎麼看都令人反胃。赤色的背景,象徵著共產主義革命,這場所謂的革命讓中國陷入泥淖,背上了沈重的意識形態包袱;左上方刺眼的黃色巨大五角星,象徵著這場罪惡的革命的始作俑者——中共;而剩下的四顆五角星,儘管官方解釋很唯美,實際上卻是子虛烏有的。

六點半,參與充場的人逐漸到齊,各班班長開始樂此不疲地一遍遍點人頭。點人頭至少持續了半個小時,期間大家只得傻站著,好似一群人被罰站的樣子,學生們的不滿情緒進一步被激化。一直拖到七點,升「國旗」才開始。所謂「國旗班」穿著滑稽的軍綠色制服,喊著搞笑的口號,扛著赤色的「國旗」,大搖大擺地走到了旗桿下。「開炮!開炮!」人群中傳出了調侃聲,覺醒青年們不斷以獨特的方式向這個流氓體制轟響炮火。

隨著「國旗」漸漸升起,我感覺整個天空都陰沈下來了,空氣裡彷彿瀰漫著血腥味兒,似乎還聽到了坦克履帶的咔咔聲。事實上,中學畢業以後,我已經很久沒有置身於這種令人窒息的紅色恐怖中過了。

七點零二分,輔導員走上高臺,開始了又長又臭的「國旗」下講話。儘管輔導員賣力又興奮地講著,底下的學生卻絲毫不買賬,在臺下交頭接耳、左顧右盼,橫眉冷對來自體制內的高壓威權。覺醒青年,決不會吃這一套!我們知道,高校裡往往有一些不學習科學文化知識,成天賣力貼行政層屁股,還對黨團組織趨之若鶩的敗類,這些渣滓畢業後並沒有什麼工作能力,因此許多都淪落到各高校的行政人員、輔導員隊伍中去了。

為了那一小撮人明面上不淪為自娛自樂的小丑,計算機和產品設計等專業的共計數百位無辜學生都被逼迫早起,強制觀摩升旗、接受意識形態灌輸,真是荒唐!望著那幅傲慢地隨風舞動的赤旗,我的眼睛都快瞎了。輔導員的發言一直持續到了七點十分,隨後又上去了一個學生接著講。直到七點十三分,眾人才被允許從這屈辱的赤旗下離開。

赤色偽朝,我愛不起!

這些天,有一則荒誕的通知出現在各專業的通知群裡:

「本月為學風建設月,明天起將進行課程檢查,本次檢查人員為大二的預備黨員以及大一的入黨積極分子,檢查人員會在教學樓路口針對遲到或早退的同學進行檢查登記,請大家務必注意早課不要遲到或早退。另外檢查人員名單上傳群共享,請大家查看,並提前到位。@@全體成員」

稍有常識的人都可以看出,所謂「學風建設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明面上建設學風,實則是學院裡的黨組織招搖過市。近十餘年,隨著大學生思想的自由化、去紅色化,這些把戲越來越為學生所不齒,高校裡的黨組織也漸漸陷入了自娛自樂的怪圈。因此,學院裡的中共組織的那幫人「垂死病中驚坐起」,在苟延殘喘之中炸出來刷刷存在感,就一點都不奇怪了。

現在我們已經清楚了,所謂「學風建設月」的始作俑者是中共組織。那麼就會有人洗地:雖然這只是一次黨組織的自娛自樂,但是他們對整治學風也起了作用啊!事實上,學生沒有那麼笨,黨員其實也不聰明。真正要翹課的人,會在「教學樓路口」成為待宰羔羊嗎?真正的管理者,會採用下三濫的「堵路」手段嗎?不得不說,土匪就是土匪,哪怕是九十多年的洗白,中共的骨子裡還是那套土匪思維、土匪作風、土匪手段。我甚至瞭解到,遲到學生竟然會被強迫照相,且照片會被公佈於眾!寫到這裡,我真是恨得咬牙切齒,滾你媽的赤匪,恣意妄為,踐踏人權,文明逆流!所謂的「學風建設月」折騰一遭,終究還是損害尋常學生的利益!

今天,所謂「學風建設月」的第一天,我就在上早課的路上於一處拐角碰到了兩個賊眉鼠眼,鬼鬼祟祟的女黨員(或是入黨積極份子)。與憐憫共青團員不同,我一點也不同情這些人。年紀小時被騙去加入所謂的少先隊、共青團可以說是無知的代價,但是大學生已經是成年人了,如果仍沒有正確的認知,進而被蠱惑加入中共組織,那麼就絲毫不值得同情,古語有云:「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在民智開啟的大潮流下,審時度勢,某些所謂的入黨積極份子,為什麼要當這個過街老鼠呢?

近幾年,群黨關係已經嚴重惡化,各類衝突在全國各地數見不鮮。反觀我校黨組織,不僅不檢討自身,甚至還火上澆油,進一步欺壓群眾,激化群黨矛盾,簡直是自取滅亡。

由於不堪忍受繁雜臃腫、響應遲鈍的 WordPress ,近一個月來,我利用課餘時間,現學現用,獨立研發了一套基於 PHP 與 MySQL 的先進的博客系統。今天凌晨,我已用其替代了使用長達五年的 WordPress。由於這套全新的博客系統採用了我自主研發的全新先進架構,在一般情況下,其響應速度較原先的 WordPress 提升了五到十倍,大大提升了訪客體驗。此外,我也借鑑了 WordPress 的一些優秀設計(業務邏輯層面),故這套全新的博客系統對於用慣了 WordPress 的訪客也是相當順手的。在抵禦垃圾評論侵擾方面,我創新性地加入了漢字驗證碼,怒懟境外垃圾評論勢力。

與本次更新同時,我也對自我審查准則進行了細微的調整,重新公開了部分曾經封存的文章。將來,除部分極端敏感的內容外,我會公開盡量多的內容,敢怒敢言,也會傳承一貫的違時絕俗的文章風格。

由於時間倉促,本次上線的新版博客系統仍是半成品。沒有完成的功能(板塊)有關於頁面、留言板、站內搜尋和評論區新增樓中樓等。受制於水平,本站可能有許多安全漏洞,包括 SQL Inject 漏洞、XSS 攻擊漏洞等,歡迎大家參與到為本站尋找安全漏洞的工作中來。如果發現安全漏洞,請及時發送郵件到 admin@papwin.com 進行反饋!

先講重點:我已順利轉入「計算機類」專業,並已愉快地上了三週課。

自去年暑期高校錄取結果公佈以來,我一直都處在陰影當中。僅因一分之差,我與「計算機類」(大類招生)專業失之交臂。失魂落魄之時,我鐵了心地下了轉專業的決心。因為,我是有追求的人,豈是隨波逐流、胸無大志的凡庸之輩?

去年的夏秋之交,我攜著顧慮邁入了曾滿懷期待的大學校園。迎新晚會上,薛安克校長提到了轉專業的問題。他的大致意思是,為了人才不被放錯地方,學校的轉專業非常寬鬆。

人是要有獨立思考、分析與判斷能力的。稍有常識的人都會拋出疑問:寬鬆等於輕鬆嗎?事實上,我很早就料到,這一學期轉入「計算機類」專業的門檻不會太低。因為,2016 級「計算機類」投檔分數線奇高,大量有意向進入「計算機類」專業學習的人,被調劑到了其他專業,這部分人(包括我)的轉專業需求將是高於尋常學生的,是我潛在的鬥爭對象。

按照慣例,學校會在期末考試成績全面公佈後計算申請轉入某專業的所有學生的平均學分績點(GPA)並排名,淘汰掉超出某專業錄取人數(擬錄取人數加上成功轉出的人數)的學生。這意味著,一旦某專業有學生蜂擁轉入,鬥爭將會異常激烈。

同我預料的一致,這一學期轉入「計算機類」專業的門檻不太低。本次轉專業中,有多達 36 人申請轉入「計算機類」專業,而該專業擬錄取人數僅 29 人。

人們常說「興趣是最好的老師」,而於我來講,最好的老師是動機。為了讓興趣成為老師,我才萌生了轉專業的動機。這動機驅使我發憤學習,哪怕是我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微積分與英語。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對於掛科的擔憂深深籠罩著我。隨著期末考試的臨近,我逐漸焦慮了起來。

該來的總會來,期末考試還是來了。轉專業關乎我的前途與命運,這場考試是只許成功而不准失敗的。我懷著必勝的信念,邁著鏗鏘的步伐,決鬥了一門又一門的考試。等待成績出爐的那些日子裡,我躁動不安,夜不能寐,反覆刷新教務系統的成績查詢頁面。每當新出一門課的成績之時,我都會嚴謹認真地計算一遍我當前的 GPA ,分析轉專業成功的概率。最終,我的 GPA 定格在了 3.67 。

光計算自己的 GPA 是沒有意義的。要與鬥爭對象們一決高低,就必須打入敵人內部,計算他們的 GPA 。我通過一系列不可描述的手段,獲取到了絕大部分鬥爭對象的期末成績數據,並使用了特地製作的程式來計算他們的 GPA  。我假設成績未知的鬥爭對象們的 GPA 為 5.0 ,再將所有鬥爭對象按照 GPA 排名,最終欣喜地發現,我排在中上游的位置,看起來轉專業是沒有問題了。

儘管根據我私下統計的數據,我已經能夠穩穩當當地被「計算機類」專業錄取了,但我卻有不可描述的不確定因素纏身。經過了一個月的忐忑等待,在臨近寒假尾聲的時候,教務處終於在學校官網上公佈了《信息工程學院 2016 - 2017 學年第一學期轉專業名單公示》,我的名字赫然在列!我懸了一個學期的心,終於落地了。

在中國深受封建教育制度遺毒影響的教育現狀下,絕大多數學生在高考前的很長一段時間中都沒能培養起某一項專長或對某一領域的強烈興趣,許多人都是在選擇專業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生涯規畫仍是一張白紙。這些人常常盲從包括但不限於親屬和教育工作者的他人的專業選擇建議,甚至不自量力地盲求所謂高薪酬專業⋯⋯這樣的亂象下,有多少人才/會被放錯地方?有多少人擠佔了本不適合他們的專業?

現在,我進入新專業學習已三個星期了。憑藉七年 Coding 打下的基礎,我在新專業的學習中可謂輕車熟路。我不僅自己學,還幫助其他零基礎轉專業的學生,為他們答疑解惑,營造了一個和諧互助的氛圍。上個星期三,新專業輔導員楊超(女,畢業於海南大學計算機相關專業)約談了我,同我交流了近期的學習生活狀況。原來,我還是有人關心的,我的心中不由地湧動起了一股暖流。

2 月 22 日上午 9 時,2016 年 12 月大學英語四級考試(CET-4)的成績在我昏睡中悄然公佈。甦醒後,我即刻通過多條渠道以我的准考證號與姓名查詢考試成績。我的聽力得分為 176 分,閱讀得分為 182 分,寫作翻譯得分為 163 分,本次考試總分為 521 分,超越及格線 96 分。

據悉,我們寢室除我以外的其他同學均未達到及格線,總分最低者僅取得 284 分,故通過率僅為 20% 。而我取得如此優異的成績也是意料之外的。

英語四級通過後,我便具備了報考大學英語六級考試(CET-6)的資格,而未通過者則將陷入重考的羈絆。

春節我都幹了些什麼?

原定清晨十點半起床,結果快到十二點才迷迷糊糊換上新衣裳走出房間。往年的過冬衣裳,我通常選擇傳統的那種厚重的羽絨服,穿在身上肥肥鼓鼓的,看起來不太精神。而今年,我選購了一件越南產的 Timberland 「休閒外套」,穿著十分舒適,保暖又不顯肥大,對得起它十一位二進制數的價格。這身花了大價錢購得的新衣裳,對於我這種貧困人口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花銷。

中午在堂姊家吃完早飯,父親突然提議帶我去練習車技。在一名二十年駕齡和一名十年駕齡的老司機的指導下,我駕馭著一輛奧迪 A6L ,駛上了 G25 長深高速公路。對比我前些日子蹂躪過的鈴木 Jimny 輕型越野車不難發現, A6L 的油門行程更長,轉向更加輕巧,渦輪增壓發動機的動力更加強勁,加之其它優秀的設計, A6L 的操縱體驗更順暢。連高速行駛時也微乎其微的引擎聲,甚至讓人感知不到速度的存在。 Jimny 作為一款越野車型,在 A6L 面前,僅勝在視野更加寬闊與通過性更佳上。有趣的是,在返程的時候,剛過收費站就遇到了公安檢查。某些人,考取駕照許多年了都沒有被查過駕駛證,而我,僅僅在可以合法上路的十天後就被要求出示駕駛證與行駛證接受檢查,不知是不是警察叔叔特別眷顧我?

傍晚,我攜著父親給予我表弟、表妹的壓歲錢( 500 元 × 2 )去外祖母家吃飯。到了那兒,舅媽熱情地款待了我,又是給我旺仔又是為我夾菜。儘管我憎惡「夾菜文化」,但又不好意思拒絕。反正一年才難得與這些親戚見幾次面,就任由他們以他們獨特的(或是說不開化的)方式「為了我好」一下罷。此外,與西方人類似,我作為一個直率的「不客氣」的人,在這些深受迥異文化影響的親戚面前,每一種拒絕的姿態都頻頻被當作客氣,真是欲泣無聲。

晚上,我與以堂姊為中心 Node 的六個人前去「中影環幕國際影城」觀看周星馳編劇的 3D 電影《西遊伏妖篇》,全片劇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詼諧風趣但不低俗的對話風格貫穿始終。遺憾的是,由於觀影群眾眾多,姊姊只買到了第一排座位的票,經過長達兩個小時的觀影,我的脖子都快要斷了。

我春節都幹了些什麼?

今天是除習除夕,即農曆新年的前一天。慶祝農曆新年是極其重要的傳統習俗,而我卻不以為意,可能是文化認同上比較西化的緣故吧。今年的年夜飯輪到我家請客,於是我爹在大酒店訂了一桌酒席,菜餚豐盛,尤其是大龍蝦,吃了還想吃。進餐過程中,我們沈迷於 WeChat 紅包接龍這種新型賭博,就連潔身自好、幾乎不碰 WeChat 的我,也加入了賭博的行列。餐後,我步行前往外祖母家拜訪並領取紅包(實體,下同),加上年夜飯桌上領取的紅包,總共有 6 個了。(好像叔叔的還沒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