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順利通過科目三考試

歷經數次的預約與預約失敗,半個月前我終於成功預約了12月4日(昨天)的科目三(道路駕駛技能)考試,考試地點是蕭山江東科目三考場。昨天一早,我就乘坐劉教練的車前往考場候考了。

為什麼是劉教練而不是我的徐教練呢?這是因為,徐教練的車是捷達,而這個考場用的車是郎逸,事實上,在上週五徐教練帶我用他的捷達教練車練了三個小時後,就委託同駕校的劉教練負責我與另一個學員的考前訓練了。

儘管考試前一天劉教練就帶我們去考試路線開了很多圈,但在等候考試的時候,我還是有些許的緊張,擔心兩次機會都以不及格告終,在向我招手的駕照離我遠去⋯⋯好在強行平定情緒後,心態略微平靜了一些。科目二考試的經驗告訴我,由於考試車每天都被一群基本上不會開車的考生蹂躪,所以又破又舊。正因為此,我也期待被分配到一輛稍微好開一些的考試車上。

不知等了多久,那輛考點用的改裝車上的大屏幕上顯示出了我的名字,我被分配到了8號車,我的前面還有4個人在考試。此時的我,再次緊張了起來。不過由於前面的4個人考得奇慢,到了吃午飯的時候還沒有輪到我,於是我就先吃了午飯。吃了午飯後,感覺心態又緩和了一些。

吃完飯後沒過多久我們就上了車。隨車工作人員在命令我們關閉手機後,就開始了對倒霉的第一個上駕駛座的考生的考試。考試主要由車載考試電腦自動打分,相對能保證考試的公平與公正,這與曾經大不相同了。過去,據說只要給坐在副駕駛座的考官塞個紅包或是塞包香菸,就能夠不費吹灰之力通過考試,而現在則不可行了。

我前面的兩位考生,第一位以90分的成績驚險地通過了考試,第二位則因為腦子愚笨,上車後一眨眼的工夫就掛了,補考也是同樣。因此,很快就輪到了我考試。我努力克服我的焦慮,假裝淡定地逆時針繞車半週後進入了駕駛室,繫好安全帶並檢查了儀表盤和遠近光燈切換桿的位置,做好了迎接考試的準備。工作人員問我:「準備好了沒?」我說:「準備好了。」於是,工作人員在考試電腦上開始了我的考試。在起步之前要進行的是模擬夜間燈光操作的考試,需要按照語音提示做出相應的燈光操作。順利通過之後,我便按照語音提示,起步上路了。一路上,系統設定了許多個考點,譬如「超越前方車輛」「直線行駛」「靠邊停車」等。由於我的聰慧與機智,全程沒有出現一點兒差錯,在聽到「成績合格」的提示音後,高興得甚至想要跳下這輛破爛的考試車!

在考試起點的那輛前述改裝車上的成績單打印處打印了成績單後,我欣喜地發現,我的成績與我預料的一致,沒有任何的扣分項目,得了100分!此時的我,自信心瘋狂膨脹,恨不倩自己馬上成為一個在柏油馬路上馳騁的老司機。不一會兒,那個考試前一天與我一起訓練的比我大十歲卻看起來十分嫩的考生也完成了考試,不幸的是,他兩次機會都沒有及格,需要十天後預約補考!哈哈哈哈哈,原來世界上還是有學不會開車的人的。

由於得意忘形,我昨天錯過了下午四點從黃龍公交站開往學校的巴士,浪費了我手上的十四元錢的車票,我只好坐598路車到臨安汽車東站,再輾轉回校。

團委的權力豈能無邊無際

中國內地的大學,皆是有中共的傀儡組織——共青團的。類似於中共的家長式政治,團委的觸手也是長(ㄔㄤˊ)得怪異。儘管他們將自己定義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青年政治團體」,但團委卻接管了學院裡的幾乎一切周邊事務,哪怕是沒有身陷泥淖的正常學生,也被迫要與這個組織打交道。共青團能逾越權力邊際,恣意妄為,真是令人吃驚。

最近,這個傀儡組織又爬出來作威作福了。

19日,校團委在其WeChat公眾號上發佈了《「彩虹晨跑」季,我們的大晨跑時代來啦!》,頓時引得學生罵聲一片。這則通知中提到,他們是為了響應一個名曰「三走」的團中央號召而組織晨跑活動的。令人質疑的是,難道因為加強學生體育鍛鍊具有天生的政治正確,就可以把來自共青團體系內部的「號召」,強行推廣給包括潔身自好之輩在內的所有的學生嗎?更放肆的是,團委還把晨跑與體育課成績掛鉤,企圖綁架無辜學生,甚至提出不少苛刻又荒謬的要求,動輒以體育成績不及格相逼⋯⋯團委能管教務,何不讓人憤懣!

我前些天拿到團委下發的《共青團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信息工程委員會學生課外活動記錄冊》時,就覺得受到了難以言說凌辱。我分明不是團員,卻要持有這骯髒的小冊子,真擔心這本寫我名字、貼我照片卻帶有「共青團」字樣的小冊子讓我身敗名裂!我越想越懼怕,慌忙用記號筆塗去了小冊子封面上的「共青團」等字樣。

值得一提的是,體育老師嚴軍鋒在課上數次告知我們,臭名昭著的「彩虹晨跑」和體育組的老師們沒有任何關係,是團委逾越邊際插手教務。每每聽到這番話,我心裡都會產生深深的共鳴。這番話流露出來的是一種對體制的無奈,對團委瀆職的不滿。不說體育老師個人的綿薄之力,哪怕是整個體育組,也拗不過無法無天的團委!

共青團的組織,應是規規矩矩,按照其章程,以「政治團體」的形式存在的。他們的權力不可逾越邊際,更不可勾結行政部門,干擾正常的校園秩序。

報到

昨天是我校報到註冊的日子。我大約中午到校,在班助潘叢添的帶領下,進行繳費與電子註冊。繳費使用行動 POS 終端機,扣款金額為 CNY 20700.00 ,這是我此生最大的一筆刷卡消費。註冊後,我領到了一個袋子,袋裡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包括校園卡(飯卡)、三張空白住宿卡、子衿苑學生公寓鎖匙、新生活動安排與電信業者校園套餐廣告等。

辦完這些手續,我便準備回車上拿行李了。突然,有一位熱心的男子提出幫我搬行李,我頓時心生疑慮:他會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取來行李後,我將裝有衣物與床上用品的巨大塑膠袋交給他搬運,自己則背另外的兩個雙肩包。走著走著,我竟被帶到了中國移動的售卡窩點!原來,他並非什麼志願者,而是中國移動的推廣人員。眾所周知,中國移動網路質量極差,用戶還多,線路極其擁擠。三年多前,我拋棄移動投奔聯通,從此打開了行動互聯網體驗的新大門。因此,本著預防重蹈覆轍的態度,我婉拒了該男子,並奪回行李,自行搬運。

走進位於 5 號樓 8 層的寢室,發現已有 3 名同學入住了,他們分別是來自安徽蚌埠的宋某某、來自浙江台州的泮某某和來自浙江金華的馬某某,而來自廣西貴港的寧某某則尚未到。我將行李解壓出來,堆置在櫃子與書架等處,還接好了電氣線路,鋪好了床。

順利度過了在信息工程學院的第一個夜晚。

豬頭角壩觀潮

今天是農曆初三日,錢塘江大潮汛,適合觀潮。我騎著電動自行車,前往下沙的豬頭角壩附近觀潮。根據杭州水文信息網的預報,今天豬頭角壩附近江段的湧高約為1.3公尺,高潮位約為6.0公尺。

今天是我第一次來到這裡觀潮。下沙七格豬頭角壩是最危險的觀潮點之一,此處海塘向江心呈三角形突出,湧潮常能在拍擊堤岸後掀起巨浪,直撲岸上人群。鑑於此,我選擇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拍攝洶湧壯觀的潮浪與危險區域內嚇得魂飛神離的人們。

以下是我拍攝的視頻。

Continue reading 豬頭角壩觀潮

有關機關已歸還我的計算機

九月二十二日,有關機關在要求我簽署「發還清單」後,將扣押逾一年半的 DELL Inspiron 14R-5437 型計算機歸還給我了。遺憾的是,因為有關機關保養不善,此計算機配備的電池組已因長期未充電而損壞了。此計算機購於民國102(2013)年11月,是為接替此前我的一臺硬盤意外報廢的惠普牌計算機而在京東購買的。

人呐都不知道,自己的命運難以預料。去年三月,東窗事發,噩夢降臨,這臺 DELL 計算機被有關機關執行扣押,而我更是身陷囹圄,寢食難安。很快,有關機關就查明,這臺計算機裡有「大數據」。我曾一度擔憂,這臺計算機再也回不到我的手中了。在這樣的惶恐中,春去秋來,不知不覺度過了十八個月的時光。

如今有關機關能將計算機歸還,是情理之外,法理之中的。拿回計算機後,出於對監控的提防,我不僅拆開了計算機底面的蓋板檢查,還對內置磁碟機進行了重新分區並安裝了 Windows 10 作業系統(原為Windows 8)。

MacBook購入半月簡評

上月19日,我於上城區平海路100號的西湖Apple Store購買了一台深空灰色的MacBook(Retina,12-inch,256GB,Early 2016),因為購買時出示了《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信息工程學院錄取通知書》,我不僅獲得了360元的購機優惠,還獲贈了一副官方售價為2288元的Beats Solo2藍牙無線耳機(灰色),相當於獲得了總共2648元的優惠。令人欣喜的是,我將耳機以原價轉售給我母親後,我母親又將其作為「進入大學的禮物」贈送給了我。計算機與贈送的Beats Solo2藍牙無線耳機使用至今已半個月,現簡單地評價一下它們。

首先要說明的是,我是一個已十餘年不玩遊戲的人,並且對遊戲界毫不關心,我購買Mac的惟一主要目的是學習iOS與OS X等Apple軟件生態平臺的應用程式開發。在此種使用強度下,該計算機的性能基本可以勝任。通過我用C語言編寫的一個簡單的CPU單核性能測試工具測試後發現,此計算機的單核運算性能與2013年款MacBook Pro相當(稍遜約25%)。硬盤IO方面,該機採用的是MLC顆粒的SSD,基於對Apple選定的供應商的信任,目測其在讀寫壽命與速率方面不會差。目前SSD已在便攜式計算機中普及,從傳統的機械硬盤到SSD是質的改變,即便是讀寫速率最低的TLC閃存,也遠快於傳統的機械硬盤。該款MacBook取消了大量的側邊接口,僅保留了一個充電與傳輸數據用的USB Type-C接口與一個3.5mm音頻線接口。儘管我們知道,Type-C取代Type-A是大勢所趨,但當前形勢下,這樣的設計無疑過於激進了,畢竟Type-C的普及仍須假以時日。然而倘若沒有Apple的示範作用,誰來改變民用計算機市場的格局呢?

MacBook預裝Apple研發的OS X作業系統,OS X是經認證的Unix作業系統,歷史悠久,也比Microsoft Windows穩定得多。但是中國是Microsoft操作作業產品主導的市場,在這樣的大環境下,許多公司推出的軟體只有Windows版,而毫無OS X版,因此,許多人購買Mac後便暴殄天物地改裝了Windows作業系統。然而,Mac在硬件方面大都是針對OS X開發的,以鍵盤為例,Mac與一些設計運行Windows作業系統的計算機是有微小差別的,作為一個強迫症患者,以Command鍵代Windows鍵是十分彆扭的;再以觸控式軌跡版為例,離開了OS X,Multi-Touch手勢與力度感應基本就成了雞肋。試問,用Mac運行Windows作業系統有何好處?或許對於那類人來講,Mac無非是裝潮的工具罷了,這是在我國的教育體制下,公民的價值觀出現嚴重扭曲的惡果。Mac的較高售價,顯然包括了OS X系統的研發成本,Mac名義上是計算機,卻相當於包含了OS X的正版授權,購買Mac卻安裝Windows是匪夷所思的行為。我的在公安機關扣押了一年半的戴爾便攜式計算機,預計很快就可以歸還予我了,將來我可以在兩臺設備上分別使用OS X與Windows,這才是解決軟件兼容性問題的在根本上正確的方式。

Beats的耳機產品,一直飽受「中看不中用」的詬病。前些年Apple收購了Beats公司的部份股權後,有意使其耳機產品成為Apple產品線的附屬,如已連續多年在暑期舉辦贈送耳機的教育優惠活動。作為一個強迫症患者,線纜難以整理、容易打結的有線耳機曾令我懊惱無比。現在擺脫了音頻線纜的束縛,我甚至重拾了聆聽音樂的習慣,至於耳機在音質方面的表現,除了Hi-Fi愛好者,大抵只能籠統地感受個大概吧。

九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