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我都幹了些什麼

春節我都幹了些什麼?

原定清晨十點半起床,結果快到十二點才迷迷糊糊換上新衣裳走出房間。往年的過冬衣裳,我通常選擇傳統的那種厚重的羽絨服,穿在身上肥肥鼓鼓的,看起來不太精神。而今年,我選購了一件越南產的 Timberland 「休閒外套」,穿著十分舒適,保暖又不顯肥大,對得起它十一位二進制數的價格。這身花了大價錢購得的新衣裳,對於我這種貧困人口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花銷。

中午在堂姊家吃完早飯,父親突然提議帶我去練習車技。在一名二十年駕齡和一名十年駕齡的老司機的指導下,我駕馭著一輛奧迪 A6L ,駛上了 G25 長深高速公路。對比我前些日子蹂躪過的鈴木 Jimny 輕型越野車不難發現, A6L 的油門行程更長,轉向更加輕巧,渦輪增壓發動機的動力更加強勁,加之其它優秀的設計, A6L 的操縱體驗更順暢。連高速行駛時也微乎其微的引擎聲,甚至讓人感知不到速度的存在。 Jimny 作為一款越野車型,在 A6L 面前,僅勝在視野更加寬闊與通過性更佳上。有趣的是,在返程的時候,剛過收費站就遇到了公安檢查。某些人,考取駕照許多年了都沒有被查過駕駛證,而我,僅僅在可以合法上路的十天後就被要求出示駕駛證與行駛證接受檢查,不知是不是警察叔叔特別眷顧我?

傍晚,我攜著父親給予我表弟、表妹的壓歲錢( 500 元 × 2 )去外祖母家吃飯。到了那兒,舅媽熱情地款待了我,又是給我旺仔又是為我夾菜。儘管我憎惡「夾菜文化」,但又不好意思拒絕。反正一年才難得與這些親戚見幾次面,就任由他們以他們獨特的(或是說不開化的)方式「為了我好」一下罷。此外,與西方人類似,我作為一個直率的「不客氣」的人,在這些深受迥異文化影響的親戚面前,每一種拒絕的姿態都頻頻被當作客氣,真是欲泣無聲。

晚上,我與以堂姊為中心 Node 的六個人前去「中影環幕國際影城」觀看周星馳編劇的 3D 電影《西遊伏妖篇》,全片劇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詼諧風趣但不低俗的對話風格貫穿始終。遺憾的是,由於觀影群眾眾多,姊姊只買到了第一排座位的票,經過長達兩個小時的觀影,我的脖子都快要斷了。

我春節都幹了些什麼?

除夕誌

今天是除習除夕,即農曆新年的前一天。慶祝農曆新年是極其重要的傳統習俗,而我卻不以為意,可能是文化認同上比較西化的緣故吧。今年的年夜飯輪到我家請客,於是我爹在大酒店訂了一桌酒席,菜餚豐盛,尤其是大龍蝦,吃了還想吃。進餐過程中,我們沈迷於 WeChat 紅包接龍這種新型賭博,就連潔身自好、幾乎不碰 WeChat 的我,也加入了賭博的行列。餐後,我步行前往外祖母家拜訪並領取紅包(實體,下同),加上年夜飯桌上領取的紅包,總共有 6 個了。(好像叔叔的還沒給?)

我已取得駕照,並已安全駕駛近200km

這是一篇遲來的文章。早在 1 月 18 日,我就通過了最後一門安全文明駕駛常識的考試,並於當天領取了駕照。

眾所周知,我早在去年就通過了路考,但礙於課業負擔,我一直沒有時間去參加安全文明駕駛常識考試。學校放假後,我才有了整片的時間可以安排。原本,我是去河坊街考點預約考試的,但誰知河坊街考點機位少、考生多,考試場次已經預約到了將近一個月之後!為了儘早參加考試,儘早取得駕照,我聽從工作人員的建議,於次日( 1 月 17 日 )前往遠在下沙七格的荒涼的考點再次嘗試預約考試。

下沙考點的荒涼果然名不虛傳!我成功預約上了次日( 1 月 18 日 )的考試。考試前,我十分緊張,反覆在一個名為「駕考寶典」的 APP 上刷題。可誰知題目刷多了,反而更加緊張了。因為,每次模擬測試我都在及格線邊緣徘徊,甚至掛了幾次,真是膽戰心驚!

「人吶就都不知道,自己不可以預料。」 1 月 18 日清晨,我孤身一人乘坐 B1 路快速公交前往考場參加考試。令我欣喜若狂的是,我不僅通過了考試,還是以 98 分的優異成績通過的!我一個在及格線上徘徊的渣渣,怎麼在正式考試的時候,就獲得了 98 分的高分?所以說啊,「一個人的命運,當然要靠自我奮鬥,但是也要考慮歷史的進程。」

在一樓的辦證大廳繳納了 10 元的駕駛證工本費之後,就開始了漫長的等待。每當一疊全新的駕駛證出爐,工作人員就會來到等候區叫名字,叫到名字的人要在一個小房間裡接受長達半個小時的安全駕駛教育並完成宣誓才能領取駕照。我等待了一輪又一輪,卻始終沒有聽到我的名字。就在我即將惱羞成怒的時候,「潘岸平」三個字畫破蒼穹,如雷貫耳,將我從冰冷的座椅上震起來!我急忙高聲回答:「到!」引得眾人投來豔羨的目光。

拿到駕照後的我,做夢也想著摸一摸方向盤。 1 月 24 日,我駕車往返海寧購買新衣, 1 月 26 日,我駕車在高速上體驗極速的快樂⋯⋯不得不說自動變速箱真是一個偉大的發明。雖然拿著 C1 駕照,但恐怕我這輩子都不會再願意去駕駛手動擋汽車了。

向前走就不可能回頭望

過了今夜,高中時代就將成為「那些年」。一場高考,將我的2016年橫斷為兩截。如果可以回到高考前,我會帶去高考答案

暴力釋放iPhone存儲空間的方式

本文介紹了一種通過觸發iOS作業系統在極端條件下的快取清理機制來釋放可達千兆位元組級存儲空間的方法。

目前市場保有的iPhone機型中,16GB版本數量龐大,筆者的就是。當iPhone內置存儲空間不足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會想到清除應用快取。在多數情況下,行此操作可獲得不錯的收效,但稍有經驗的用戶都可以察覺,距離上一次抹去iPhone的時間越長,清理應用快取以釋放存儲空間的收效就越差。這是因為,填滿iPhone存儲空間的無用文件並不全是應用快取,還有一些系統產生的垃圾。要清理這些垃圾,必須使iPhone處於存儲空間極度匱乏的極端條件下,讓iOS作業系統自動地清理這些文件。

為了在存儲空間尚有餘量時將其填滿,筆者通常採用的方法是,打開相機APP,瘋狂連拍照片,待相機提示「存儲空間已滿」時停止。這時,系統就會在後台默默清理掉一些無用的文件,包括日誌、快取、臨時文件等。待相機不再發出警告後,重複上述過程,直到僅連拍數十張照片後就會彈出警告為止。最後,刪除所有連拍的照片(記得清空「最近刪除」)並重新啟動iPhone,空間清理工作就算完成了。連拍照片的耗電量巨大,在連拍過程中,iPhone發熱屬於正常現象,若開始前或中途電量不足,則應先連接電源適配器,避免自動關機。

中國曾經流行一種在iTunes中下載大電影來逼迫iOS釋放快取空間的方法。但中國人思想僵化,愚笨至極,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事實上,稍有常識的人都可以看出,只要將iPhone的存儲空間佔滿,都可以觸發系統的快取清理機制。下載大電影的速度取決於ISP所提供的網路帶寬,完成一次空間清理通常比本文介紹的方法慢十倍以上,徒費光陰。我們何不自己大量寫入數據來達到相同的效果呢?

我已順利通過科目三考試

歷經數次的預約與預約失敗,半個月前我終於成功預約了12月4日(昨天)的科目三(道路駕駛技能)考試,考試地點是蕭山江東科目三考場。昨天一早,我就乘坐劉教練的車前往考場候考了。

為什麼是劉教練而不是我的徐教練呢?這是因為,徐教練的車是捷達,而這個考場用的車是朗逸,事實上,在上週五徐教練帶我用他的捷達教練車練了三個小時後,就委託同駕校的劉教練負責我與另一個學員的考前訓練了。

儘管考試前一天劉教練就帶我們去考試路線開了很多圈,但在等候考試的時候,我還是有些許的緊張,擔心兩次機會都以不及格告終,在向我招手的駕照離我遠去⋯⋯好在強行平定情緒後,心態略微平靜了一些。科目二考試的經驗告訴我,由於考試車每天都被一群基本上不會開車的考生蹂躪,所以又破又舊。正因為此,我也期待被分配到一輛稍微好開一些的考試車上。

不知等了多久,那輛考點用的改裝車上的大屏幕上顯示出了我的名字,我被分配到了8號車,我的前面還有4個人在考試。此時的我,再次緊張了起來。不過由於前面的4個人考得奇慢,到了吃午飯的時候還沒有輪到我,於是我就先吃了午飯。吃了午飯後,感覺心態又緩和了一些。

吃完飯後沒過多久我們就上了車。隨車工作人員在命令我們關閉手機後,就開始了對倒霉的第一個上駕駛座的考生的考試。考試主要由車載考試電腦自動打分,相對能保證考試的公平與公正,這與曾經大不相同了。過去,據說只要給坐在副駕駛座的考官塞個紅包或是塞包香菸,就能夠不費吹灰之力通過考試,而現在則不可行了。

我前面的兩位考生,第一位以90分的成績驚險地通過了考試,第二位則因為腦子愚笨,上車後一眨眼的工夫就掛了,補考也是同樣。因此,很快就輪到了我考試。我努力克服我的焦慮,假裝淡定地逆時針繞車半週後進入了駕駛室,繫好安全帶並檢查了儀表盤和遠近光燈切換桿的位置,做好了迎接考試的準備。工作人員問我:「準備好了沒?」我說:「準備好了。」於是,工作人員在考試電腦上開始了我的考試。在起步之前要進行的是模擬夜間燈光操作的考試,需要按照語音提示做出相應的燈光操作。順利通過之後,我便按照語音提示,起步上路了。一路上,系統設定了許多個考點,譬如「超越前方車輛」「直線行駛」「靠邊停車」等。由於我的聰慧與機智,全程沒有出現一點兒差錯,在聽到「成績合格」的提示音後,高興得甚至想要跳下這輛破爛的考試車!

在考試起點的那輛前述改裝車上的成績單打印處打印了成績單後,我欣喜地發現,我的成績與我預料的一致,沒有任何的扣分項目,得了100分!此時的我,自信心瘋狂膨脹,恨不倩自己馬上成為一個在柏油馬路上馳騁的老司機。不一會兒,那個考試前一天與我一起訓練的比我大十歲卻看起來十分嫩的考生也完成了考試,不幸的是,他兩次機會都沒有及格,需要十天後預約補考!哈哈哈哈哈,原來世界上還是有學不會開車的人的。

由於得意忘形,我昨天錯過了下午四點從黃龍公交站開往學校的巴士,浪費了我手上的十四元錢的車票,我只好坐598路車到臨安汽車東站,再輾轉回校。

團委的權力豈能無邊無際

中國內地的大學,皆是有中共的傀儡組織——共青團的。類似於中共的家長式政治,團委的觸手也是長(ㄔㄤˊ)得怪異。儘管他們將自己定義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青年政治團體」,但團委卻接管了學院裡的幾乎一切周邊事務,哪怕是沒有身陷泥淖的正常學生,也被迫要與這個組織打交道。共青團能逾越權力邊際,恣意妄為,真是令人吃驚。

最近,這個傀儡組織又爬出來作威作福了。

19日,校團委在其WeChat公眾號上發佈了《「彩虹晨跑」季,我們的大晨跑時代來啦!》,頓時引得學生罵聲一片。這則通知中提到,他們是為了響應一個名曰「三走」的團中央號召而組織晨跑活動的。令人質疑的是,難道因為加強學生體育鍛鍊具有天生的政治正確,就可以把來自共青團體系內部的「號召」,強行推廣給包括潔身自好之輩在內的所有的學生嗎?更放肆的是,團委還把晨跑與體育課成績掛鉤,企圖綁架無辜學生,甚至提出不少苛刻又荒謬的要求,動輒以體育成績不及格相逼⋯⋯團委能管教務,何不讓人憤懣!

我前些天拿到團委下發的《共青團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信息工程委員會學生課外活動記錄冊》時,就覺得受到了難以言說凌辱。我分明不是團員,卻要持有這骯髒的小冊子,真擔心這本寫我名字、貼我照片卻帶有「共青團」字樣的小冊子讓我身敗名裂!我越想越懼怕,慌忙用記號筆塗去了小冊子封面上的「共青團」等字樣。

值得一提的是,體育老師嚴軍鋒在課上數次告知我們,臭名昭著的「彩虹晨跑」和體育組的老師們沒有任何關係,是團委逾越邊際插手教務。每每聽到這番話,我心裡都會產生深深的共鳴。這番話流露出來的是一種對體制的無奈,對團委瀆職的不滿。不說體育老師個人的綿薄之力,哪怕是整個體育組,也拗不過無法無天的團委!

共青團的組織,應是規規矩矩,按照其章程,以「政治團體」的形式存在的。他們的權力不可逾越邊際,更不可勾結行政部門,干擾正常的校園秩序。

報到

昨天是我校報到註冊的日子。我大約中午到校,在班助潘叢添的帶領下,進行繳費與電子註冊。繳費使用行動 POS 終端機,扣款金額為 CNY 20700.00 ,這是我此生最大的一筆刷卡消費。註冊後,我領到了一個袋子,袋裡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包括校園卡(飯卡)、三張空白住宿卡、子衿苑學生公寓鎖匙、新生活動安排與電信業者校園套餐廣告等。

辦完這些手續,我便準備回車上拿行李了。突然,有一位熱心的男子提出幫我搬行李,我頓時心生疑慮:他會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取來行李後,我將裝有衣物與床上用品的巨大塑膠袋交給他搬運,自己則背另外的兩個雙肩包。走著走著,我竟被帶到了中國移動的售卡窩點!原來,他並非什麼志願者,而是中國移動的推廣人員。眾所周知,中國移動網路質量極差,用戶還多,線路極其擁擠。三年多前,我拋棄移動投奔聯通,從此打開了行動互聯網體驗的新大門。因此,本著預防重蹈覆轍的態度,我婉拒了該男子,並奪回行李,自行搬運。

走進位於 5 號樓 8 層的寢室,發現已有 3 名同學入住了,他們分別是來自安徽蚌埠的宋某某、來自浙江台州的泮某某和來自浙江金華的馬某某,而來自廣西貴港的寧某某則尚未到。我將行李解壓出來,堆置在櫃子與書架等處,還接好了電氣線路,鋪好了床。

順利度過了在信息工程學院的第一個夜晚。

豬頭角壩觀潮

今天是農曆初三日,錢塘江大潮汛,適合觀潮。我騎著電動自行車,前往下沙的豬頭角壩附近觀潮。根據杭州水文信息網的預報,今天豬頭角壩附近江段的湧高約為1.3公尺,高潮位約為6.0公尺。

今天是我第一次來到這裡觀潮。下沙七格豬頭角壩是最危險的觀潮點之一,此處海塘向江心呈三角形突出,湧潮常能在拍擊堤岸後掀起巨浪,直撲岸上人群。鑑於此,我選擇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拍攝洶湧壯觀的潮浪與危險區域內嚇得魂飛神離的人們。

以下是我拍攝的視頻。

Continue reading “豬頭角壩觀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