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新回覆沒有提醒,樓中樓式的評論區就只剩下評,而論不起來了,變成一塊專供站長欣賞的訪客留言板。必須通過完善新回覆提醒功能,為評論區注入生機,使其原生的價值得以體現。一定要把評論區的交流討論功能建設好,發展好!」——潘岸平

一直以來,本站都會自動傳送電子郵件來提醒文章或是留言板中被回覆的評論或留言的創建者,這固然挺好,因為這項功能帶來了不少便利。然而,我也發現了一些問題。一些人使用一個郵箱註冊 Gravatar 頭像服務,而使用另一個郵箱作為自己的常用郵箱,或是根本沒有常用郵箱,因為他們誤視郵箱為過時、不先進的東西,從而在日常生活中很少使用和維護自己的電子郵箱。這就導致了新回覆的提醒往往不能有效傳達。因此,我認為有必要把新回覆提醒和 Gravatar 的獲取分離開來,即郵箱僅用於獲取 Gravatar ,而用手機短信來完成新回覆的提醒。

本站經過一系列的技術改造和與短信平台的對接,目前已經可以實現新回覆短信提醒了。諸位可以看到,本站的文章評論區和留言板的留言區中均加入了一個新的欄位:手機號碼。這不是必填的,如果你希望接收到新回覆提醒才需要填寫。考慮到郵件發送的低成本優勢和某些群體的客觀需要,在一段時間內,新回覆郵件提醒功能不會被取消。此外,本站一向注重保護訪客的隱私,同電子郵箱一樣,手機號碼也會被嚴格保密,不作任何其他用途。

本學期有 HTML5 開發的課程,其期末考核方式為交一份「大作業」。得益於 HTML5 規範中新增的 canvas 標籤,程序員可以根據業務需要直接在網頁中通過代碼作畫,這讓網頁小遊戲的開發變得更加簡單了。許多人選擇開發一個小遊戲作為期末「大作業」,我自己的「大作業」就是一款貪吃蛇遊戲,同時,我還協(tì)助(dài)學習有困難的同學完成了他的期末大作業——掃雷遊戲。

我已將這兩個小遊戲上傳到本站伺服器上,供諸位體驗評析,提出高見。

貪吃蛇:進入遊戲

掃雷:進入遊戲

另外還有件事,就不單獨發文了,在此說一下,本站頁面頂部的「潘岸平的獨立博客」八個字前些天已替換成了我本人的手寫版本,因為我認為這樣能夠為本站注入靈魂。如果諸位訪客的瀏覽器裡顯示的還是原先的標題圖片,大致是 cache 在作祟,清空 cache 即可。

郭沫若,臭名昭著的親共知識分子,四大「無恥文人」之一。他苟且偷生、諂媚獨裁暴君;他瘋狂鼓吹簡化字,力闢文化斷層⋯⋯總之,為虎作倀的他是歷史的罪人,為我們覺醒青年所不齒。

葉琪數年前層撰一全入聲文批判之。入聲是古漢語平、上、去、入四聲之一,發音短促有力且帶有「-p」「-t」「-k」韻尾,現僅在粵語、閩南語、客家話等較為存古的語言中完整保留,而在吳語、晉語等語言中則退化為喉塞音,在大部分現代官話中更是消失不見。入聲具有咄咄逼人的氣勢,岳飛的《滿江紅·怒髮衝冠》中就大量押入聲韻,以抒發其憤恨的情感。現轉載由 polyhedron 朗讀的《郭沫若的故事》(中古漢語切韻音系朗讀)。

[查看全文]

[問題描述]
  建立一棵二叉樹,判斷其是否為完全二叉樹,打印輸出判斷結果。

[基本要求] 
  從鍵盤接受輸入(先序),以二叉鏈表作為存儲結構,建立二叉樹(以先序來建立),並對其進行層次遍歷,並判斷它是否為完全二叉樹,然後打印輸出判斷結果。



//
//  main.swift
//  CompleteBinaryTreeTester
//
//  Created by 潘岸平 on 2017/11/22.
//  Copyright © 2017年 潘岸平. All rights reserved.
//

[查看全文]

前幾日,在 QQ 空間裡看到初中同學王安憶發的說說,稱其此前在學校裡栽的桂花樹長成了「參天大樹」,頗具「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意藴。考慮到栽樹是件有意義的事情,我的手也有些發癢,想要栽樹了。為了快速找到成就感,我選擇了生長速度極快的經濟作物——速生桉。速生桉是一種人工培育出來的桉樹品種,生長旺季每日可長高 3 釐米,這近乎是「肉眼可見」的生長速度了。

今天,我攜著網購來的 9.9 元包郵的劣質鐵鍬和 5 棵(共買了 8 棵)桉樹苗,冒雨與徐燕一同前去獅山公園種植。我們一路爬一路種,體會著這新鮮而又辛苦的奇妙滋味,畢竟這是我第一次種樹呢!受季節和天氣的影響,今天的天黑得很早,差弗多種到第三棵的時候就已經看弗清周遭了。陰森的樹林裡迴盪著淅淅瀝瀝的雨聲,彷彿在催人趕緊收工下山。帶著沒種完的樹苗下山像什麼樣子呢!我只能拖著疲憊的身軀,埋頭苦幹。大概與地質結構有關,獅山公園的土壤參雜的石塊較多,挖起來很不容易,我一度擔憂劣質鐵鍬在挖坑時損壞。

栽樹好處多!在山上栽樹,就有了登山的動力,在甩掉贅肉的同時,又可以去悉心照料自己栽下的樹苗,為其澆水、施肥、除草抑或是伐去周圍與其爭搶土壤營養物質的灌木。中學時的課本講過,氮肥促進葉片的生長,鉀肥促進莖的生長,根、莖、葉是植物的營養器官,對於植物的存活和生長再重要不過了,因此我還購買了 500g 硝酸鉀鈣,用於為我的樹苗們補充硝態氮和鉀離子。與王安憶戲謔的桂花樹不同,桉樹是真正能長成「參天大樹」的。多年以後,畢業離校的我定對這山溝溝還有一絲牽掛,而這一絲牽掛,正是學校對面山頭上的五棵參天大桉樹!

[查看全文]

[問題描述]
迷宮實驗是取自心理學的一個古典實驗。在該實驗中,把一隻老鼠從一個無頂大盒子的門放入,在盒中設置了許多牆,對行進方向形成了多處阻擋。盒子僅有一個出口處放置一塊奶酪,吸引老鼠在迷宮中尋找道路以到達出口。對同一隻老鼠重復進行上述實驗,一直到老鼠從入口到出口,而不走錯一步。老鼠經多次試驗終於得到它學習走通迷宮的路線。設計一個計算機程序對任意設定的迷宮,求出一條從入口到出口的通路,或得出沒有通路的結論。

[基本要求]
要求程序輸出:
(1)一條通路的二元組(i,j)數據序列,(i,j)表示通路上某一點的坐標。
(2)用一種標誌(如數字8)在二維數組中標出該條通路,並在屏幕上輸出二維數組。

本算法需要處理的數據主要是當前已走的路徑。經過反覆思考,我決定通過棧來實現。後附代碼中,結構體 Stack 保存了一個順序棧,其中 top 是棧頂元素的索引值,當棧為空時,其值為 -1 ;bottom 為一個指向棧所使用的空間的首地址的指針(棧底指針),當 InitStack 函數初始化一個棧的時候,會實際分配內存空間並使此指針指向分配的空間。此外,還有名為 Coord 的結構體用於保存一個迷宮中的位置和已經嘗試過的方向。在主函數內的死循環中,表示小老鼠的 current 結構體變量每嘗試下一格,都會將自身 push 到棧中保存起來。由於 Coord 結構體亦保存了已嘗試過的方向,回退後能夠緊接著上一次在此位置時的進度繼續向四面八方探索。


//
//  main.c
//  Maze
//
//  Created by 潘岸平 on 2017/10/31.
//  Copyright © 2017年 潘岸平. All rights reserved.
//

[查看全文]

今天下午,我得知我沒有取得上學期的獎學金,這著實令我吃驚。本以為被惡劣的「綜合測評」戕害後,我仍能拿個三等獎學金(400元)的。

我在前些日子裡的一篇文章中說過,要拿獎學金,除了靠成績,「還有一些胡亂的加減分,某些加減分的權力掌握在利益集團的特權階級手裡」。今天我大致瞄了一眼所謂「綜合測評」的項目,結果被驚得啞口無言。一直曉得這個所謂的「綜合測評」裡人的因素佔很多,但沒想到會這麼多!佔比高達 20% 的所謂「德育分」中,有「輔導員測評分」「優秀事蹟」這樣的完全由人拍腦袋決定的項目,有「紅白卡」「寢室文明衛生」這樣的權力尋租空間極大的項目⋯⋯事實上,任何決策只要有人的主觀意識參與,根本不可能做到公平和正義。類似於社會的治理,英美等法治國家為什麼強盛?因為完善的法制會賦予個體公平的競爭空間,只有這樣,社會才能走在上坡路上。

反觀我校乃至中國內地高校的所謂「綜合測評」,透過屏幕,我都能夠聞到表格裡透出的腐朽的官僚臭味。通過所謂「綜合測評」決出的獎學金,已經脫離了「學」的內涵,分明是在評誰更親體制,評誰更順從愚昧的制度,評誰更像模板裡摳出來的!畢竟,用以敲定獎學金的所謂「綜合測評」裡還有「學生幹部」「志願服務」「無償獻血」等與「學」絲毫沒有關聯的東西!這種極端錯誤的價值導向,會讓學生把更多的精力花在無足輕重的地方。比方說當官(所謂學生幹部)加分,而加分能拿錢,這無疑是在助長官本位的歪風邪氣。

文革的時候,全國只有一個腦子,聽話就有糖吃。而變相復辟文革的,是德育分制度。它彷彿是一個社會主義四有青年的模板,再以獎學金為誘餌,鼓勵學生無限貼近它的標準,當一個「模板人」,徹徹底底綁架了學生的自我意識。試問,這將讓學生為誰而活?

獎學金的本質,我認為是一種返利。之所以返利給你,必定是因為學校能夠從你身上攫取到更大的利益。這種利益當然不是金錢上的,但一定是切切實實存在的某種形式的財富。沒有人做事不是從自身利益的角度考慮的,哪怕是無私奉獻所帶來的某種很社會主義的奇特滿足感,亦是一種利益。

對於我們覺醒青年來講,成績尚可但拿不到獎學金在表面上是金錢的損失,卻實為更大的收穫:我們擺脫了淪為模板人的命運,做了真正的自己。若是得了這掛羊頭賣狗肉的所謂獎學金,才是莫大的恥辱。因此,即使沒得獎學金,但我絲毫不稀罕!

今天是軍訓的第七天,也是最後一天。我在小學、初中、高中時都參加過軍訓,時長無一例外都是五天,而這次的軍訓竟然有七天,讓人過得分外煎熬。聽說某些高校的軍訓有半個月甚至更長,在此心疼他們一毫秒。

上午的訓練我就不多講了,反正跟昨天差不多,就是彩排而已。惟一不同的是閱兵式被取消了,下午正式會操時也一樣,僅有分列式和官老爺們專享的演出,也不知是出於什麼原因。

下午兩點半,正式的「軍訓會操暨總結表彰大會」在田徑場上召開。分列式進行完後,就開始聽領導放狗屁,看頒(欽定的)獎儀式,總共就沒多少內容,很快就結束了。領導放狗屁時,有許多人丟了腦子,附和著鼓掌,這些人真是自取其辱。我作為有獨立思想的人,凡是聽到不敢苟同的東西,就一概不鼓掌;如果這令我不敢苟同的東西還噁心到我了,我還會象徵性地「呸」一聲,讓蒼天知道,我有異義。

本以為「軍訓會操暨總結表彰大會」完畢後就解放了,可令人嗔怒的是,教官的老大,一個一條線三顆星(上尉?)的傢伙把所有人都留了下來,讓我們在操場上一動不動地坐十分鐘,誰動了還要給所有人加時間。呸,反人權的集體主義毒瘤!我一度想從人群中站出來,指著這個傢伙的鼻頭大罵。這幫聽黨指揮的土匪、劊子手,早點滾蛋吧。

此外,我帶領著方陣經過主席台的照片還登上了「杭電信息工程學院團委」的微信公眾號,這令我很不悅。第一,我噁心團委;第二,我噁心微信;第三,把我拍得太難看了。

今天不是很想寫東西,不寫了,貼幾張照片結尾吧。

[查看全文]

昨天官老爺不開心後,我們的日子就變得沒那麼好過了。不過,對於我們有堅定自由主義信念、維權意識和抗爭精神的覺醒青年來講,自然是「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誓與強權鬥爭到底,絕不屈服!壓迫就像彈簧,你弱它就強,你強它就弱,我們覺醒青年,不搞綏靖那一套!讓反迫害成為今天的主旋律,把當權派嚇到腿軟,蜷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那幫無能管理者朝令夕改的毛病,依舊沒有被我們治好,也許是因為多數人還是過於軟弱,讓他們能夠肆無忌憚了。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清晨,我 6:05 才醒來,不久就看到 QQ 群裡說因為外面落雨,早訓不用去了,我便繼續癱在床上;過了一會兒,管事的突然又傳來通知,說雨不大,要去集合,而此時已是 6:19 ,哪來的及?我果斷決定拒不服從這樣的無理要求。你跟我耍無賴,那麼我也跟你耍無賴:我跟管事的編造了一個無賴的藉口,便繼續心安理得地休息了。

上午場的訓練,在八點鐘準時開始。昨天的日記忘記提到,標誌著軍訓結束、學生解脫的閱兵式和分列式因天氣原因提前到了 22 日下午進行,故留給我們的排練時間已不多了。因此雖然此時的雨並不比昨天的這個時候小,但我們不得不冒雨訓練了。值得表揚的是,這次管事的沒有提前開始點名,使得踩著時間到場的同學(譬如我)不必蒙冤受罰。當然,不是他準時開始點名值得表揚,而是他能夠自我糾正錯誤,痛改前非,回歸準時點名的正確做法值得表揚。上午的訓練主要在田徑場的跑道上進行,大概是為了模擬屆時正式走分列式的感覺。塑膠跑道在排水性能方面可謂是根本沒有什麼排水性能,所以地上又溼又滑,踢了幾趟正步後,我的鞋襪都溼透了,難受得不得了。

參加軍訓的學生裡,有一部分是和我們不一樣的。他們不參加閱兵,不走分列式,而是負責當閱兵式和分列式進行完畢後為官老爺們表演節目。我們在訓練時,他們亦在訓練,只不過前幾日我們只能遠遠地望到他們,而今天則近距離地接觸了一下。這部分人還可以分為兩部分:表演一種奇妙舞蹈的女生和表演格鬥術的男生。現著重批判一下這種奇妙的舞蹈。顯然,這種奇妙的舞蹈是有名有姓的,只不過我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這種奇妙的舞蹈是以表演者發出「啊——」的怪異嚎叫並從觀禮台兩側魚貫而出開始的;表演的內容基本是手舉小紅旗、小黃旗,和著節奏手舞足蹈;表演完後還要聚攏在主席台前,用兩種顏色的旗幟擺出「十九」字樣(影射十九大?赤匪開個會有他們什麼事?),並發出「啊——」的怪叫聲;退場的過程可以看作入場的逆過程,不再贅述。我坐在觀禮台上,看了一遍她們表演的奇妙舞蹈後,竟瞬間聯想到了紅衛兵⋯⋯文革捲土重來了?事實上,諸如此種風格的集體舞,正是文革的一大遺毒!它的存在,便是文革的標誌;它的傳播,便是文革的發展;它的一切又一切,都和文革脫不開干係!包括如今各式稀奇古怪的廣場舞,同樣可以追根溯源到文革的頭上。這種又紅又蠢的奇妙舞蹈,竟然會在 2017 年的天底下上演,真是令人感到悲哀、絕望,令人感到國家的前景一片灰暗。眾所週知,自習包子掌權以來,中國就已進入了全面倒車的狀態,而近兩年更是有升級為掉頭飆車的趨勢,「早發財,早移民」絕非空談!

不知出於何莫名其妙的原因,在一次休息之後,教官突然發神經似的罰我們跑操場。跑第一圈時,我以為只要跑一圈;跑第二圈時,我以為這是最後一圈;等跑到第三圈的時候,我終於忍無可忍,正好,前方有個同樣跑不動的胖嘟嘟的傢伙領了個頭,脫離了隊伍,我便立即向教官大呼:「報告教官,我也跑不動了!」並隨即放慢了腳步。看著方陣漸跑漸遠,我心生脫離集體的灑脫。畢竟,人生而自由,不自由,毋寧死!

「狗改不了吃屎。」我們對學校在軍訓時間安排方面的失信,早已司空見慣。不知是教官的問題還是學校的問題,解散前教官說的「下午 2:40 集合」後來被輔導員改成了 2:00。事實上,我根本沒興趣知道是誰在這裡面失職了,因為不論該誰背鍋,他們朝令夕改的臭毛病終究還是在損害尋常學生的利益。我認為,教育必須蛻下光環,被市場化的眼光審視。從這個角度看,如此低劣的服務,完全對不起我校每年五位數的學費!

前文講到,閱兵式和分列式因天氣原因提前到了 22 日(即明日)進行,時間緊促。因此,今天下午的訓練內容之一是全年級所有參加軍訓的學生共同在田徑場上演練閱兵式和分列式。由於是第一次完整的演練,大家都難免犯錯,譬如我作為領隊,在接受檢閱時,當兩個假扮的首長晃過來的時候,忘記喊「敬禮」的命令了,可能是這兩個強權的化身根本不入我的眼的緣故吧。除此以外,演練中令人啼笑皆非的謬誤還有教官弄錯方陣朝向、引導員引導錯方陣位置、主持人忘記節目名稱等。如果真正的「首長」在場,估計要被氣炸了。

閱兵式和分列式分別演練了一遍和兩遍後,我們就去獅山公園拉練了。獅山公園位於我校南側的丘陵群中,有一條歪歪扭扭連通南北的盤山路,今天的拉練內容就是走完這段路,從南側下山,再依次沿著大園路和勝聯路走回學校。獅山公園我常去,我甚至可以說,沒有誰比我更熟悉今天的拉練路線了。也正是因為我對獅山公園的諳熟,我絲毫不信教官「只要 40 分鐘就能走完一圈,回到學校」(大意)的鬼話。我們從北麓走上獅山公園,翻山越嶺的同時,也飽覽了煙雨朦朧的美景。雨從上午到那時幾乎一直在落,幸好盤山路上有加鋪的陶瓷顆粒地面,否則可能會有不少人滑倒。陶瓷顆粒是我體驗過的最防滑的鋪路材料,它能夠在濕透的情況下提供接近乾燥柏油馬路的靜摩擦力,比一下雨就打滑的塑膠跑道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以出入校門的時刻起算,今天的拉練持續了約 1 個小時 20 分鐘,並不算太久,路程也只有 6 千米不到,可以說是相當輕鬆了。

惱人的軍訓明天就要大結局了,甚是令人歡喜,今晚我會不會興奮得睡不著覺呢?

[查看全文]

今日清晨的天色阴沉沉的,凉风中還飘着雨点,有一種秋意漸濃的感覺。雖然落雨,但無奈沒接到任何通知,早操練還是得去。與昨天一樣,教官依然沒有出現,難道是為了躲雨?待到人都到齊,管事的給教官打了個報告電話後,大家就開始站軍姿了。如同溫水煮青蛙般,雨在不知不覺中越下越大,不到十分鐘,我們就遠遠望見別的排已經解散,走在回寢室的路上了。弗落雨箇辰光,早訓通常持續半個小時左右,而今天落雨,既定計畫改為了不幹別的,站一刻鐘就走。由於雨變大,我心生不快,扭過頭去用尖銳的眼神給管事的施壓,希望他快些把我們帶離這裡。最後,在僅第十分鐘的時候,我們就得以回去了。

回去後,沒有人的關注點不在上午的訓練怎麼辦上。因為軍訓的相關負責人玩忽職守,未對惡劣天氣下全年級一眾學生該何去何從有所預先安排,所以在快到上午訓練的集合時間時,QQ 群裡仍然沒有半個字的通知。一些沒有維權意識和抗爭精神的的同學,已經乖巧地前往訓練場了。到了 7 點 54 分,即距常規集合時間僅六分鐘時,管事的突然讓大家在留在寢室裡,引得一片譁然。然而在僅兩分鐘之後,管事的又突然通知大家前去 C205 教室,摸不著頭腦的學生們怨聲載道,更加不滿了。可誰曾料到,最令人惱怒的事還在後面:當我來到 C205 教室,屁股還沒坐熱,又突然被趕牲畜般地趕去 C505 教室了!滿腔怒火的學生們終於壓抑不住了,此起彼伏的牢騷聲響徹了整個樓道,向無能的管理者們大開聲討炮火。學生,豈是當皮球踢的!



C505 教室比較大,塞進了三個排的學生,坐定後,大家便一起觀看香港影片《殺破狼》。不知教室是哪個天殺的設計的,坐在前排的人會擋住投影螢幕的下半部分,弄得我沒什麼心情欣賞電影。不知為何,喝了 3.6 克(兩包)黑咖啡的我還是有些犯睏,不久就趴在桌上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被一陣怒斥轟醒,原來,某個排的教官突然發神經,莫名其妙地在教室前面大發雷霆。他命令我們把桌上的東西全放進抽屜,挺直上半身,將手放膝蓋上,並不准我們睡覺和使用行動電話。怒斥完我們,他還關掉《殺破狼》,開始播放九三大閱兵的視頻。過了一會兒,可能連電腦也被畫面中的劊子手噁心到了,任憑教官如何操作,都播放不出九三大閱兵的視頻,他只好繼續把《殺破狼》放給我們看。到了約莫 11:40 ,我們散場的時候才發覺,外面的雨已經下得很大了。來的時候,雨沒那麼大,所以很多人都沒有帶傘,而天有不測風雲,要傘沒傘的時候就追悔莫及了。我也沒帶傘,只好任由雨點拍打在衣褲上,向食堂走去。

這場秋雨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原本安排下午還要繼續去老地方坐著,但在午間我又收到通知,說不用去了。雖然這是個好消息,但這是今天學校第幾次變卦了?考慮中共當局的公信力為何如此之低,不難領悟:言而無信的後果將是民心盡失!

今天下午是有所謂的內務檢查的。午飯後,我回到寢室,清空了書桌,藏好了被子(拒絕疊被子惡習,所以乾脆藏起來),並和室友一起把整個寢室都清潔了一遍,丟棄了好幾千克重的垃圾。中國內地高校的一大毒瘤——「內務檢查」,無疑是早年軍民一家親時仿效軍營生活的產物。軍隊注重內務評比,是為了強化集體主義、強化紀律意識和強化服從精神,而高校學來這一套,除了侵犯學生私人空間、倒逼出形式主義之歪風以外,還能帶來什麼呢?書桌上不能有書,垃圾桶裡不能有垃圾,水池裡不能有水,床上不能睡人⋯⋯這不是胡鬧是什麼?就隱私問題來講,我一向認為,生活品質好不好,有沒有幸福感,完全可以被是否有一個絕對獨立、絕對私密的個人空間來一票否決。集體宿舍裡的群居生活,談隱私就是個笑話。

軍訓開始以來最清閒的一個下午很快就過完了。七點鐘,我們在教室裡集合,猜測一會兒後將進行何種娛樂活動。然而,誰也不曾料到,今天的晚訓,變天了!教官剛到教室,就立即氣勢洶洶地整肅紀律,並沈著臉告訴我們,學校領導對我們很不滿,認為我們「鬆散」,所以今晚他要整頓一下我們。荒謬,令人蒙羞!我的普世價值信仰讓我堅信,人生來自由,生來獨立,豈能成為被玩弄於指尖的尤物,專門取悅官老爺們?官老爺們的思想,大概是碰上了堵車,還堵在中世紀、堵在奴隸社會吧?接下來講講在這個不尋常的晚訓裡我們都幹了些什麼。從七點零幾分到七點半,我們訓練坐姿,同時還被強迫觀看了中共當局的喉舌節目——《新聞聯播》的直播(最後十分鐘);從七點三十五分到八點鐘,我們在教室裡站軍姿,大概是不在烈日下的緣故,我感覺我在站的時候比以往精神了許多;從八點零五分開始,我們穿插練習敬禮、禮畢及喊「聽黨指揮,⋯⋯」的鬼話,兩者又以後者最為難熬,封閉的教室裡,七十多號人把地上的瓷磚都喊得震動了,我暴露在這樣的惡劣環境裡,痛苦得臉都扭曲了,不過畢竟我仍有良心,始終只是擺擺口形,時不時還輕輕「呸!」上一口。

祈禱明天繼續落雨,最好是像潑下來一樣的那種。如果能夠智能控制時間段,僅在訓練時間降臨,那就更好了。

[查看全文]